赵慕媛:港式抗争文化的颜色与符号

订户

字体大小:

梦远册

既然触及本世纪流行的颜色革命,原以为符号和神像的色彩色泽也是重点,但该黑或白,为当事人及事后追忆者心目中的最佳颜色,表征他们对理念和信仰的心领神会。

9月香港中学开课,不少“社会意识强烈”的男女学生列队举牌抗议,大部分围口罩、戴头盔、套猪嘴(防毒面罩),配套有暗色的真实防护,也有五颜六色的仿真玩具;看惯香港电影的观众,刹那间会误以为是周星驰新片开拍的花招。

于今年第二季度发布,并于第三季的8月5日在红馆开唱19场的容祖儿世界巡回演唱会,就以Pretty Crazy为名,同名主打歌还有如下歌词:“所有叱咤风云,于最初都似疯人”“成群奴婢,何来伟人”“指着他说,你才有病”“我们疯得多么正常 Let’s go!”“我丧故我在,不算病”“这叫创作力 不叫病”。主打歌MV及演唱场景,不断出现全身穿黑色紧身衣、戴黑头盔与暗色面罩的男女。

他们围拢而坐,或川行游走,于红彤彤的光影流彩中突显黑影幢幢。在最近示威之怨怼充斥,暴戾之行动狂飙的港都,总让敏感或多心思者有神经质的联想,揣测这些词语背后的意涵,跟热火朝天的反修例示威之间的种种牵扯。

除了粤语流行曲,相对较为“和平理性”的黑衫军在斯文的时刻,是高唱着赞美诗、或音乐剧《悲惨世界》歌曲“你可听到人民的歌声”,以及到处展示张贴连侬墙,通过崇尚具有普世价值尤其是西方的自由民主,和仿效捷克当年反抗独裁威权体制的做法,传达诉求。

全副装备、手持棍棒的黑衣示威者,在大街小巷现身的形象,曾被不认同的网民谴责为“丧尸”,民众指斥为大大超越和平理性示威的原则而沦为“恐怖分子”。但激进“悍武派”毫不在乎,声称那其实是创造力的表现,公义的化身。对照上述词义和形象,显见香港当代年轻人,对自由民主的坚持与追求,是如何的“一意孤行”。

已持续三个月并掀起巨浪的反修例声中,学生与网民执意要让抗争的符号永远留驻,为“香港民主女神像”的设计与制作进行公投和众筹,结果在一天内筹足港币20万元(约3万5000新元)的目标,于8月31日把四公尺高的香港民主女神像,伫立在中文大学范克廉楼前的文化广场。

这座与众不同的神像没有真面目,是以反送中最前线的“悍武派”抗爭者为设计蓝本,女神如实地戴着头盔、眼罩及防毒面具,右手持傘,左手扛一支大旗,黑底白字上书中英文“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但出乎意料,除了旗帜鲜明的大旗为黑色,整座塑像从头盔到运动鞋全为白色,没有呈现出现实中蛮横暴怒地扔砖抛石、掷汽油弹、抓锤打砸的黑衫军的强悍黑色。

百余年前法国赠予美国的自由女神像,据说也不像现在因历经风霜而蜕变成的淡绿,原色其实为亮丽的铜色。但既然触及本世纪流行的颜色革命,原以为符号和神像的色彩色泽也是重点,但该黑或白,为当事人及事后追忆者心目中的最佳颜色,表征他们对理念和信仰的心领神会。

白色,在世界范围基本上都是和平、理性、纯洁的象征,谁敢用黑色的和平鸽呢?哪位新娘够胆穿上黑色婚纱行婚礼?颜色的意义深入人心。到了建立符号与神祗的关键时刻,颜色为何由黑转白,同时也没有代表黄丝的黄色,或许这将是符号学、流行文化学甚至抗争美学的议论题旨。

黑衫军在冲撞、打砸、围殴、破坏等进行式中不曾停歇的粤语爆粗、这类香港愤青声震寰宇的示威脏话,亦未能在静态止观的塑像身上,有所发挥。适时的禅定,说不定最终也能生出些戒定慧吧。此刻,就让身语意好好的清净清净。

口罩党悍武派公然霸占公路、掀翻机场、暴力破坏,还有教师可以跟十来岁的中学生倾谈政治立场、抗争理念,可以让中学生自己判断应不应该罢课,都是港都自由民主程度凌驾所有亚洲城市,甚至大部分西方国家的铁证。走到这一步,就会明白数月前港府早已宣布相关修例“寿终正寝”,以及现在宣布“撤回修例”,之间究竟有何不同,已经不是重点,关键是激进派在乎更高的诉求、更大的转变。

港人正享受着高度全面的自由民主,但愤青尤其是悍武派要世人知道,他们有权利现在就表达,对未来可能失去自由民主的恐惧,有绝对权利和权力令暴力行动升级,不论这必将造成资金和企业外逃、多少中下层人士包括他们的父母和亲人会失业,他们都有充分权利以“揽炒”(同归于尽)的方式表达愤懑抗拒,甚至可能重创这个一度自由民主的城市。他们已等不及,他们要一蹴而就。

(作者从事媒体与翻译培训 cmw.zm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