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第一世界的迷思

订户

字体大小:

公民意识关乎人们的自觉性,如何提高新加坡人的公民意识,是多年来的一个社会和政治议题。

第一世界的国家,第三世界的人民。

说的是新加坡。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他对新加坡人的国民素质颇有微词,在他眼中,新加坡人不够友善,环保意识不强,公民意识从缺,当然他说的是“一些人”。从日前举行的新加坡开埠200年研讨会上,与会者对他的评语报以热烈掌声来看,他的看法虽然有“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之嫌,却也引起了共鸣。有共鸣即表示,至少研讨会现场的人士可以接受他的强烈批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