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远漪:旅行的不同人生

订户

字体大小:

10年前大三那年,我第一次离开父母,趁着大学学生交流活动之便,拖着第一天下飞机就摔得少了个轮子的行李箱,游走五个欧洲国家。

从糊里糊涂地与刚认识不到一星期的朋友跑到瑞士峡谷跳蹦极,到疲惫不堪地在布鲁塞尔的机场轮流看行李守夜,再到忐忑不安地入住12个床位的男女混合学生宿舍,游学返家前的最后一天,还因买错火车票,在钱包里只剩50欧元的情况下,不得不只身一人在柏林火车站心惊胆战地过了一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