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蕾:此情可待成追忆

订户

字体大小:

沉没成本看起来无声无息,但它却以缓慢的速度让事情坠入深渊。摆脱沉没成本以及人性在感性和理性上的纠缠,以便让投资更理智化,一直是金融界孜孜不倦的追求。

年底前,终于下决心清掉多个亏损的仓位。这些投资在五六年前买进,买后不久开始走低10%,随后继续走低10%,在股价跌破了50%之后,只好认定“长期投资做股东”,自我安慰着——反正只是账面损失,只要没卖就不算亏损,而且坚持了这么久,再坚持或许会涨回来,即使内心知道机会是多么的渺茫。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