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来兴:气候变化的旁观者

订户

字体大小:

拯救气候的工作总要有人带头,从某个点开始,进而唤起更多人成为跟随者。

刚过去的2019年11月中,世界发生两起与气候变化有关的大事件。一是意大利城市威尼斯遭逢50年来潮水高涨,全城80%地区淹水;二是澳大利亚野火肆虐,规模之大空前未有,至今野火还在狂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两件自然灾害的发生即刻被认为是气候变化的杰作,但灾难可以防范吗?威尼斯运河旁边的商家认为,将水灾归咎于气候变化是方便的借口,问题根源在于当地官员一直没有做好防护系统的工作。

澳洲一向来降雨量稀少、风大,干燥气候导致林火是常有的事,现在连雨林周边也出现野火。受灾者火滚了,认为野火一再发生是政府没有加强应对,政府所关注的是煤矿业的发展。更要命的是。在野火蔓延时,总理莫里森却带家人出国度假去了。

人为导致的空气污染报道不绝,像印度首都新德里因邻近地区燃烧残梗等因素引发雾霾,学校被逼两度关闭。虽然印度政府之前已推动单双日车辆限行,却无法避免空气质量日益恶劣,新德里已成为世界“呼吸最危险的国家”。像印度这样无法采取有效措施,遏制和改善城市空气污染问题的国家已经越来越多。

巴西新总统博索纳罗上台一年来,森林被摧毁的速度加快,去年巴西森林消失的面积比前年增加30%。博索纳罗在去年1月上任时,高喊的口号是“开发亚马逊换经济”,鼓励烧荒造田开矿的结果是,更多树木被无情地推倒。

巴西政府重发展轻环保的政策,是导致雨林火灾的根本原因。去年6月到8月间,巴西亚马逊雨林大火持续。单在去年1月至8月底,亚马逊火灾数量比2018年同期增加了145%。在国内外压力下,博索纳罗终于出动军队灭火。

亚马逊是地球上最大的热带雨林,有减少碳排放、减缓地球变暖的功能,去年8月亚马逊雨林大火新闻登上全球媒体版面,适逢七大工业国(G7)在巴黎召开峰会。这场历史上最严重的森林大火,马上成为各国领袖、环保组织及媒体的关注焦点;不过也很快被世界遗忘了。

当极端气候引发天灾成为常态时,我们的关注点是受灾人数,多少房屋被烧毁,多少人流离失所,多少公顷的树林受灾,经济损失多少,然后有许多研究分析告诉我们背后的因素,以及情况若没有受到控制又会怎样。

《纽约时报》日前刊登加利福利亚大学国际法和法规实验室联合主任维特(David G. Victor)所写的《我们有气候领袖,现在我们需要跟随者》一文,提出两个建议,一是不能简单地为二氧化碳定价或制定大胆的碳排放目标;二是政府和工业界必须协调行动减少碳排放量。第二个建议无疑面对各种现实困难,也是联合国气候大会无法达成共识的原因。

瑞典环保少女通贝里以个人行动呼吁世界关注气候变化的危机,成为2019年的明星人物。据她的父亲斯万特说,这个从2018年8月起就翘课的16岁少女,同抑郁症斗争已有三四年,投身环保运动后心情有所改变,也改变了父母,母亲不再乘搭飞机,父亲成为素食者。但斯万特始终认为,通贝里鼓吹罢课是个“坏主意”。

拯救气候的工作总要有人带头,从某个点开始,进而唤起更多人成为跟随者。尽管许多城市不时会有示威抗议活动,气候领袖可能还不够多,通贝里选择的这条道路可以走多远和走多久?她唤醒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受到感召而加入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列中?我们并不知道。

但肯定这群人还未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因为有太多的旁观者,还未感受到气候变化的危机,觉得个人能力有限,或觉得形势难以扭转。这可能要等到更多灾害出现,人们为极端气候付出高昂代价时,才会从旁观者转为跟随者,积极献出个人力量,以集体行为施压政府和企业采取实际行动。

(作者是《联合早报》高级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