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玲玲:亚洲热门退休地点

订户

字体大小:

昂贵的生活费已促使一些国人选择到新山或峇淡岛退休。接下来,亚洲十大热门退休地点是否也会成为我们的选项?

最近阅读了一篇在5月份发表于《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报道,内容有关亚洲10大热门退休地点。这些地点大多是新加坡人都很熟悉的旅游去处,包括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热带岛屿之一的峇厘岛。该文特别重点介绍位于西南角的沙努(Sanur)地区。

恰好月前东南亚的健康老年学会在沙努举行会议,这篇报道让我回想起当时入住旅店的情景。旅店除了让来往过客暂居下榻,还住了一群较为年长的洋人。他们看似长期住客,经常聚集在酒店尾端的小泳池边。

我也觉察到美丽的沙努海边附近有不少旅馆,却发现它们甚少做宣传,看来客房都已被长期住客固定租下,客源不是问题。在这里,经常可见洋人到当地人一般会上门光顾的餐馆用餐,街边和商店门外也不时看见说着相当流利英语的店员与洋人住客在闲聊。与其他旅客熙来攘往的地区相比,沙努的确予人较为静雅悠闲的邻里氛围。

西方人士退休后选择在亚洲地区长居的现象,近年来在国际退休移民学研究的范畴内开始受到注目。

保罗格林(Paul Green)是长期研究这个现象的人类学家之一。他自2011年起开始长期追踪和研究长居峇厘岛的中老年美欧澳籍人士。他的田野调查地点乌布(Ubud),据知有逾2000名海外退休人士长居于此。

格林的研究对象,多数是中产阶级的专业人士,他们当中有不少拥有丰富的海外旅居经验。他们保持活跃的环球化生活方式,如今虽然以峇厘岛为家,也积极参与当地的艺文、义工等活动。他们为了探亲、旅游、更新居留证件、健康检查等事由,也频频飞往海外。格林的论文中有不少关于环球化活跃退休生活的讨论,但令我好奇的是,当长居者有长期看护的需求时,峇厘岛提供了什么选择?

格林在这方面的研究对象并不多;不过,对于决定继续留在峇厘岛养老的人士,格林建议他们聘请当地帮护,在日常的起居生活中提供照料与援助,这是个可行且符合经济效益的方案。

较低的生活成本无疑是吸引西方人士到亚洲退休的重要导因,近10来年,在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已有企业看准老年长期看护市场的未来需求,特别兴建了养老设施,有意吸引接待国外人士。

通过老年学会的安排,我参观了一个据说是峇厘岛上首个为海外/岛外人士长居而提供的养老设施。这个设施强调峇厘岛的文化和日本特色,它采用了日本某大医疗护理集团的护理方针,员工当中有到过日本受训的护理人员。它的特点之一就是倡导居民与社区的交流。

社区里老年人可以通过社会健康保险计划,共同参与设施每周所举办的两次活动。这个旨在促进身心灵健康的定期活动,有运动、折纸手工、彩画、唱歌,以及分享教学。例如,曾是峇厘舞者的老太太当场示范教导其他人峇厘舞步;当地农夫则分享关于草药的栽种。

这里的环境清幽,长期看护住户的单位,有如小型度假屋般的舒适宽敞。目前的10个单位中,有七个单位是峇厘岛外的印尼人住户,其他三间入住了欧美人士。虽然仅住了三人,我发觉他们呈现了海外养老的两类型特征。

坐在轮椅上的罗拔是瑞士人,他是三人中唯一的男性,健康退休后在峇厘岛长住多年,因为中风而住了进来,他代表了在地养老型。

另两位女性由孩子安排住了进来,属于随孩子移居型。从美国来的艾莉得终日卧床,不能言语,她的女儿因为嫁入峇厘岛上人家,所以把卧病的母亲也接了过来。

从苏格兰来的多拉则是因为儿子在峇厘岛工作而随之过来。她有轻微失智,行动还算自如,言谈间,她提到很想念苏格兰的家,对于岛上的饮食文化感到难以适应,因为每一餐都是米饭。可以预料,随着更流通的人类环球化移动,峇厘岛和亚洲其他热门退休地点,除了将会成为人们向往的活跃退休生活去处,未来也将会出现更多对国际养老设施的需求。为此,要在当地人的文化和入住者习惯的文化之间取得平衡,并不容易,但也不容忽视。

新加坡的生活费昂贵,自然不是一般西方人士退休后会选择长居的亚洲地点。反之,昂贵的生活费已促使一些国人选择到新山或峇淡岛退休。接下来,亚洲十大热门退休地点是否也会成为我们的选项?

读者或许会好奇,其他九个地点在哪里?它们分别为马来西亚的槟城、吉隆坡和亚庇(Kota Kinabalu)、泰国的清迈和华欣、越南的岘港和大叻、印度的达加曼达兰,以及台北。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日本研究系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