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萌:一向如此就应该这样?

订户

字体大小:

编辑室内外

虽然国人在很多领域都展现出创意和魄力,但似乎总是那么一些小事,因为种种原因,让人觉得走不出既定的框框,似乎更甘于平稳。

最近趁着元旦假期,到圣淘沙一家酒店入住时,打开电视想要找卡通台,在搜索了仅有的几个熟悉频道后,我很快在一家英文卡通频道停下。

当时没有作多想,直到前几天访问一名常年来回区域国家的本地高管,碰巧他提起一件事。他说最近到曼谷时,发现那里有很多中东的旅客大批入住酒店,得知他们都是成群到泰国做体检,似乎已蔚然成风。他问这些人,为什么会选择泰国。他们说,因为酒店房间可以看到很多阿拉伯语言的节目。

从这件小事,我们谈到新加坡已经不再大力追求的医疗旅游业,比如在某新落成的医疗中心,总是看到停车场空空如也;还有我们的酒店看不到什么阿拉伯语的频道。

他要说的是,提供高品质医疗服务已不再是新加坡的优势,除了价格更具竞争力外,一些区域国家跟上的还有服务以及对趋势的高度敏锐,再以细节上的配合抓住机遇。

他的另一个例子是本地对于大数据的掌握。至今,他没有看到像朋友在美国所经历的那样,沃尔玛超市凭着一家人的购物和用餐习惯,预测出他们家需要婴儿用品并寄来折扣券——但当时家中并没有新成员,之后却真的有人怀孕!他认为,要是换成新加坡,人们的第一个反应可能是要保护个人资料,但在保护个人隐私的同时还是可以集合整体数据来分析趋势,两者未必矛盾,问题是如何动脑筋突破限制。

最近两次跟这名高管谈话,他都谈起新加坡社会对包括本区域在内的外部发展,缺乏一种深入而迫切的了解,而且习惯了以固有的方式做事。这种经年累月、甚至有些莫名的优越感,让他感到担忧。

他又连续举了好几个例子,来说明如果新加坡不思变,只想用过去那套做事,很快就会被比下去;而他的机构为了从舒适圈挣脱出来,就做了好些改变。

关于跳出舒适圈,大概没有人会反对,问题是怎么做。大至国家发展策略,小到日常生活中的点滴,看得见的群体趋势或是看不见的个人心态,举凡有人的地方,就有舒适圈,有人想在圈里安享其成,也就有人安则思变。

一个很直观的例子就是小贩中心的归还托盘计划,常出入牛车水大厦和珍珠坊熟食中心的人都知道,那里的归还托盘架子安置几年下来,是种什么形同虚设的状态。

最近我趁着到附近采访之前,到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吃早餐。才早上8点,一天才刚刚开始,几乎每张桌子都已经被碗碟所占据。偶尔碰到这种见惯不怪的景象,还是让人感觉不是滋味,因为明明就是积习,却似乎被内化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风俗。

另一个例子是组屋楼下的再循环桶,不是废品干湿混杂污染后难以回收,就是下雨废品被淋湿不能再循环。每当问起为什么不能重新规划再循环制度时,所得到的理由不外乎再循环桶放在组屋底层,怕失火时殃及池鱼,以及新加坡没有把垃圾从源头分类的做法。

还有就是小六生因拖欠156元杂费,而无法领到会考成绩单正本的风波。教育部回答说,这是一贯的做法,而且拖欠杂费又没有申请援助的家庭少之又少。虽然教育部会检讨,但这件事再次说明了一向的做法,未必就代表不能改变。

有一句俗话说,当手中握有铁锤,所有的问题看起来都是钉子,意思是当只用固定思维思考问题时,就只能用固定一种解决方法。虽然国人在很多领域都展现出创意和魄力,但似乎总是那么一些小事,因为种种原因,让人觉得走不出既定的框框,似乎更甘于平稳。

扁鹊见齐桓公时说,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讲求创新、灵动是新加坡作为小国的发展之本,在把握大策略的同时,如果不抱着警醒的态度及时纠正一些小事,小事可能也会从腠理进入脏腑,到时恐怕就积重难返了。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 yangmen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