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白:社会的镜子与考卷

订户

字体大小:

开始写这篇文章时,笔者憋在家里已经整整20天了。自从我记事起,这是被困最久的一次。

因为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笔者所住的小区封闭了,城市交通停运,原计划回新加坡的机票也被迫取消。

万幸的是,工作暂时还可以通过网络完成,比起那些因为无法复工而失去经济来源的人,我已幸运百倍;比起染上病毒甚至因病去世的人,幸运得又何止千万倍。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