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宇昕:政变后的卡夫卡式心情

订户

字体大小:

卡夫卡有个短篇小说《乡村医生》,故事是这样子的:大雪纷飞的夜里,医生要赶去医病但马儿已经累死了。女佣帮他张罗,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马夫,给他两匹好马,但要求与女佣待在一起。坐在马车上的医生还来不及拒绝,马车便飞奔而去。到了病床上的年轻人身边,医生认为他没病,但家人却过分担心,以至于医生发现他身侧的确烂了一大片,生了蛆虫,就快死了。医生变得很慌,他想回去拯救他年轻的女佣,却被冲进来的村民抓住,只好随口说说“还有救”,但求脱身。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