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疫战形势严峻士气不可缺

字体大小:

如果新加坡人也能像新西兰人一样严守阻断措施,疫情就能在本月中缓和下来。

过去一个星期以来,冠病疫情的确诊病例不断创出单日新高的记录。4月5日第一次突破100大关,网络信息上的紧张指数马上飙升。4月6日,每天正式公告数据的Gov.sg到了晚上10点半都还没有更新数据的动静,马上在不同的聊天群组里引起躁动。有些人怀疑是不是病例已经多到不敢报了,有的猜测当天新增病例已达数百,结果较迟数据总算是出来了,66起病例数据便已叫人松了一口气。

新加坡人的心情随着每日病例数据而波动,数据突增,心跳加速,原本就有心脏病的人,暂时远离数据,少关心一点疫情,可能对他们的健康更好。

疫中无大事,有关疫情的事最大,什么小事也都跟“大传染病”有关,不少人已对病例数据高度敏感,数据一起一伏都能以一己之见作出解读。这是不是一种焦虑症,甚至是忧郁症的症状,也许得由专家来解答。

现在很多人被困在家中,又没有锻炼身体的习惯,大多数时间盯着手机或电脑看疫情资讯。不幸的是,负面消息远远多过正面消息,心中不知不觉不断累积负能量,对很多负面信息和假信息的抗拒和辨别能力越来越弱。看到负面消息,不假思索随意转发,也许这成了一种纾解心中负能量的方式。

病毒阻断措施不是封城,恰似封城,人们从未有过的生活限制,活动量被封锁,活动空间被压缩,不少人因此而产生一些抗拒心理。

也许是当局预见会有这样的情形发生,国会在病毒阻断措施落实的前夕,紧急通过了《冠病(临时援助措施)法案》,以罚款甚至监禁来对付不遵守社交距离或是家庭聚会禁令的人士。4月7日至9日“阻断”的头三天,当局发出1万个书面警告、158个严厉警告,显示国人对阻断措施仍旧缺乏严肃的对待。

当局鼓励人们到公园、体育场里运动,疏解压力,但有些人借运动进行“近距离的社交”,三五成群,让当局看到了危机。于是乎,体育场被关闭了。

公园里的清晨和傍晚平时就是人们锻炼、遛狗和“放风”的高峰时间,最近显然是比往日热闹,人多也同样引起抗疫当局的顾虑。

近日病例数据的突增,主要是客工集体受感染疫情的暴发。本周四的病例倍增至287起,七成的病例发生于客工宿舍。被电子宪报列为隔离区的客工宿舍已有五处,重灾区是S11榜鹅客工宿舍。

为加强客工宿舍的环境改善和管理,当局另外成立一个工作组,集合军警的力量,由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当顾问。当局也着手为健康的客工另作安顿(樟宜展览中心和水上住宿)。客工宿舍是疫战接下来的主战场。

客工的卫生健康问题已成新加坡公共卫生的一环,照顾他们符合大众的利益。疫情日益紧张,几个主要客工来源的国家,如马来西亚、中国、印度、孟加拉、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国家,都没有要求紧急调回他们的劳工。马国甚至与我国达致协议,就让马国客工留在这里。这些国家当然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加重本身的医疗服务压力,至少他们放心,他们的公民在这里可以得到所需的检测、隔离和医疗。

跟我们一样是人口小国的新西兰,在上个月底实施病毒阻断措施,11天后便见到病例连续下滑的成效。李显龙总理和新西兰总理阿德恩日前通电话,互相交流管控疫情的经验。李总理在面簿上贴文说,如果新加坡人也能像新西兰人一样严守病毒阻断措施,疫情就能在本月中缓和下来。

要使我国疫情迅速缓和,避免延长阻断期,国人今天需要的是正能量、士气和正义感。我们无须气馁,也不要怨天尤人,而把近日来疫情的恶化怪罪到客工身上。正如联合领导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所说的,客工千辛万苦来到这里作出贡献,照顾好他们,确保他们的安全与福祉,是我们的责任。李总理周五放到面簿上的讲话,更特别向这些客工的亲人表达感激之情。

客工集体感染带来社区感染扩大的危机,国人的抗疫士气难免受到影响,也有部分人对政府没有事先看到客工宿舍存在传染风险而及时预防感到不满。

在整体社会充满惶恐不安的氛围下,我们需要更多的正能量。如华文媒体集团的数码团队,从上月中开始在Zaobao.sg展开一日三播的《疫起过生活》直播系列,以年长者为对象,让人们利用宅居时间,学习烹饪、唱歌和健身,节目中穿插了许多个人防护的信息。

就在新加坡实施病毒阻断措施的第一天,本地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华乐团“鼎艺团”,传来他们特别摄制的一段线上合奏曲子《武术》视频,以振奋人心的曲调,为国人阻断病毒传播链的努力加油。这首曲子在1980和1990年代流行一时,经常作为武侠片的背景音乐。眼下疫战正酣,我们必须重振士气,与更严峻的疫情作艰苦战斗。

(作者是《联合早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