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惜薇:借抗疫打造新社会契约

字体大小:

显微镜

随着李显龙总理等政要鼓励大家出门戴口罩,为自己多添一层保护,以预防自己染病却不知道,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一系列须戴口罩的指示接踵而来。首先,不论是到超市、便利店、药房、购物中心或巴刹都得戴口罩;然后是处理食物、点菜和收银,或者搭乘公共交通工具都不能豁免。

4月14日,政府更是强制公众举凡出门都得戴口罩,不满两岁和在户外做剧烈运动者除外。于是,不仅各种有关万一忘了戴口罩,就即刻拔腿跑步的笑话广为流传,各种结伴外出却因住家地址不同,而接到“三万”的传言更是甚嚣尘上。

加上对何谓必要服务、究竟在什么情况下可探望父母不甚了解,许多国人被惹火了,纷纷要求政府明快决策,别在强制性措施留个小门,为一些人提供方便。

更有资深媒体人怒指这回主导抗疫行动的第四代领导人(4G)优柔寡断、过于被动,没能及时意识到集聚客工的宿舍,是散播冠状病毒的即时炸弹,而是事后才亡羊补牢,把废置的组屋、停车场、海上浮动设施,转换成安置健康且提供必要服务客工的场所。

平心而论,要在极短时间里把没有冠病症状的客工,从宿舍迁往各种设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废置的组屋来说,它们原本就要拆除,不是一时半刻就能住进去,还得另做一番整修。换言之,政府不太可能是事发后才如梦初醒,一夜间把健康客工安顿到各设施去。

有待商榷的倒是:该不该把客工宿舍列为隔离区,或者何时宣布安置健康客工的设施,才不会令当地的居民感到恐慌?当然官方也可能会说,如果还没准备好就贸然宣布,反而会引起居民恐慌。

不一开始就直接强制民众戴口罩出门,或者动不动就说要“锁国”,正基于这种不愿意造成恐慌的想法吧?毕竟一听闻将进入橙色警戒,超市就被挤得水泄不通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再说,如果政策不灵活,一经宣布就没有回转余地,受苦的同样是民众。本月9日,卫生部宣布,不再允许家长每天接送孩子到祖父母或外公外婆家,若孩子需要年长者照顾,就得在病毒阻断措施实施的整段期间,把孩子留在年长者身边,以降低后者染病的风险。

宣布一出街,舆论哗然,多少依赖长辈支援的家长措手不及,忙着寻找替代方案。

还好当局第二天就公布,一些人可豁免的条件,这才让许多从事必要服务的父母安下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由4G挂帅的战役中,3G并不完全缺席,不仅卫生部长颜金勇与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联合领导政府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推出《冠状病毒疾病(临时援助措施)法案》,协助无法履行合约的个人和中小企业;抗疫工作小组还火速设立专门应对客工宿舍问题的工作组,由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担任顾问。

推出“群策群力,共创未来”(Singapore Together)运动的4G主帅——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不只一次指新系列的对话会,要从“我们一起谈”过渡到“我们一起做”。对抗冠病疫情,恰恰提供了“我们一起做”的平台,让有3G辅佐的4G,一起跟民众打造出新的社会契约,正视一些有待进步的事项,不论是客工管理、基础建设使用、公共政策的收与放,乃至个人卫生习惯问题。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政治)hosb@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