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沈越:冠病带来的集体反思

订户

字体大小:

1939年,意大利都灵一名因犹太身份被迫停学和禁足的年轻女子,为了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科学研究,索性把自己的睡房改造成一间实验室。她利用手上唯一的实验器材——眼科医生的小剪刀、制表师的镊子,以及缝衣针磨成的手术刀,开始在家解剖和研究鸡胚的神经纤维。

这名女子就是后来发现神经生长因子,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神经生物学家李维·蒙塔奇尼(Levi-Montalcini)。过去这段时间,相信许多国人也跟蒙塔奇尼80多年前奇特的经历一样,被迫宅在家里。当然,每个人的情况不尽相同,疫情催生出彼此相悖的两极化情境比比皆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