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傅来兴:注定不一样的大选

本届大选另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是冠病疫情让选民面对生计和就业的巨大压力。他们的情绪无法把握,也无法知晓他们心里想什么。(档案照)

字体大小:

拨云见星

本届大选另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是冠病疫情让选民面对生计和就业的巨大压力。他们的情绪无法把握,也无法知晓他们心里想什么。

第13届国会选举在6月30日提名日后,11个政党在14个单选区和17个集选区的排阵确定。符合投票资格的265万多选民,怎样看待这场在危机中举行的大选?到底关注哪些课题?又会把哪个政党派出的候选人送入国会?还有五天的时间可观察。

从2011年和2015年的大选结果发现,选民已越来越不一样了;这次又碰到注定不一样的大选,我们可从更多复杂的因素和变化,来推测本届大选结果。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自然令人关注,因这关系到选民对第四代领导班子的信心和信任程度。

本届大选的第一个不一样是,由于是在疫情期间举行,首次不允许政党举行实体竞选群众大会,各政党必须充分利用网络来接触选民。少了群众大会的激情,网络竞选方式究竟能取得多大成效,对各政党来说是从未有过的新尝试。

如果把线上竞选活动的参与率和点击率,当成是支持指标并不正确。就如出席反对党群众大会的选民,向来人山人海,大家都去凑热闹,最后不一定会投票支持那个政党。

但千万别低估网络评论和社交媒体的力量,它的影响力、破坏力和杀伤力,将在这次大选中发挥特殊作用,势必成为一个重要的大选研究课题。

我每天从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体上接收到各种大选信息,相信众多选民也是从网上了解选情。这些由公民记者深入挖掘,或市井小民以不同方言制作的另类选举信息,无可避免会发挥一定的引导作用,慢慢改变选民的思维,影响他们的投票决定。

本届大选另一个不一样的地方,是冠病疫情让选民面对生计和就业的巨大压力。他们的情绪无法把握,也无法知晓他们心里想什么。认为选民依赖政府带领大家渡过这场严重的危机,会投给执政党,是过于简单和错误的分析。因为多数选民关心的不是新加坡今后的生存和发展,而是自己能否在接下来艰难的环境中生存。

冠病疫情给世界带来巨大的改变,也冲击我国中短期的经济前景。在面对防控疫情、重启经济和解决就业问题上,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能否渡过眼前的难关,依然充满未知数。选民是关注自己当下的困难,还是国家未来五年的发展,或地方性课题,本周五开票就会知晓。

五年一次的大选是要举行的,各政党把底牌都亮出后,选战如何打,是政治游戏的一部分。反对党阵营的整合尝试已失败,先驱单选区和白沙—榜鹅集选区爆发三角战。人民行动党面对的绝对是一场硬仗,一些选区短兵相接,阴沟里翻船的情况是会发生的。

2011年总统候选人之一的陈如斯,6月25日宣布解散他在2014年成立的国人为先党,提名日前一天回巢民主党,成为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其中一个候选人。工人党由毕丹星首次领军,目标是守住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甚至再赢得一个集选区。李显扬加入前进党助选不参选,究竟对前进党的选情是加分还是减分;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能否夺下西海岸集选区,都是大选焦点。

在93个国会议席中,反对党最终能拿下多少,要看它们如何展开竞选招式,吸引选民的注意力,例如使用攻心术,告诉选民执政党仍将拥有多数议席,放心投票支持反对党候选人,或让选民以为他们会全军覆没,转而支持反对党等等。

另外令我感到兴趣的不一样,是本届大选的投票安排比较麻烦。尽管投票是强制的,会不会有较多人因不同原因,例如身体不适或担心病毒传染而不去投票,导致整体投票率下降?

当所有候选人都戴着口罩,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选举风会吹向哪里,难以判断。无论如何,本届大选对新加坡的未来深具意义,选民对各候选人的言语行动,必须有清醒的判断,不要让似是而非、充满娱乐性的网络观点牵着走,才不会浪费手中宝贵的一票。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pohlh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