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种族色盲”论的盲点

订户
“新加坡的多元种族社会,建立在互相谅解、彼此尊重各自的生活空间的基础上;如果少数种族和少数个别群体感觉到自己的生活空间受到挤压,自己的文化、信仰和语言不被尊重时,便会埋下社会不安的种子。”(海峡时报档案照)
“新加坡的多元种族社会,建立在互相谅解、彼此尊重各自的生活空间的基础上;如果少数种族和少数个别群体感觉到自己的生活空间受到挤压,自己的文化、信仰和语言不被尊重时,便会埋下社会不安的种子。”(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自以为“种族色盲”的人反而缺乏对于种族、信仰、习俗和语文的敏感性。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星期二(1日)在国会中发表了她对“种族色盲社会”的理想追求,她说:“我们应该采取具体步骤,朝这个方向迈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