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迎竹:军权永轮回 国家难转世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族群复杂的新兴国家,在建国游戏开始前后,如果不能把规则讲好,制定民主法制为先的纲领,而是让权力落入毫无理想的军阀或个人手中,则所谓独立的“民族国家”,终究只是想象出来的共同体。


缅甸军方宣布与少数民族的一个月停火令,不能改变其国内形势可能益发不可收拾的危机。回顾历史,缅甸军人政权有不向国民低头手软的“传统”,民众和学生也有不怕流血的特性,至今遇害者已经逼近600人。拥兵自重的几个少数民族对军方的不满不完全是基于同情民众,也源于建国初期自治承诺长期得不到落实的爆发,会不会进一步演变成独立运动,重燃此起彼伏的内战之火,是目前外界关注的焦点。


缅甸从地理和历史上,独立建国一开始就不容易,它不但族群组成复杂,各部族间对建国的想法都不一样,地方自治权的承诺在独立后的联邦政府也没有认真履行。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