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三手烟与禁烟政策

吸烟者在户外吞云吐雾,站在他们身边的人都会受到二手烟毒害,殊不知,香烟里的尼古丁会残留在吸烟者的衣服上、头发里,甚至回到屋里,尼古丁也会附着在地板、沙发上。这些残留的化学物就是三手烟。(示意图)

字体大小:

配合5月31日“世界无烟日”,本地电台跟一名医生及一名戒烟成功的青年做了30分钟的访谈。

笔者孤陋寡闻,第一次从那名医生口中得知原来除了二手烟,还有三手烟。吸烟者在户外吞云吐雾,站在他们身边的人都会受到二手烟毒害,殊不知,香烟里的尼古丁会残留在吸烟者的衣服上、头发里,甚至回到屋里,尼古丁也会附着在地板、沙发上。这些残留的化学物就是三手烟。如果吸烟者去抱孩子,孩子可能从他们身上吸入三手烟。更糟糕的是,幼儿在学习爬行时,与地板上的三手烟近距离接触。长此下去,三手烟必然对幼儿的健康有害,影响其认知能力。

这番谈话,对吸烟者及其家人肯定起着极大的警惕作用。近年来,笔者到处可见女性双指夹着香烟,大抽特抽。建议竹脚妇幼医院应以三手烟为宣导重点,让怀孕及产后的妇女了解三手烟对幼儿健康的危害,劝阻身边的人戒掉烟瘾。

有许多男性烟客是在国民服役期间染上吸烟恶习。新加坡武装部队了解这种情况,正努力遏制国民在服役期间染上烟瘾。31日的《联合早报》报道,当局正在加强宣导工作,未达法定年龄的服役军人在军营内吸烟,被逮到的话将受纪律惩戒。这是值得赞许的措施。

回想50年前笔者被征召入伍,经过三个月基本训练后,调到新加坡武装部队军事训练学院担任语文指导员,教导见习军官学习华语。上课时,每45分钟过后,必须让学员休息。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休息时间,见习军官或蹲或坐,在课室外的走廊把握机会大口大口地抽烟。由于当时军队中没有禁烟令,我也就未加阻止。

现在,武装部队有了明文禁令,凡18岁以下的吸烟者都将按军法惩处。然而,目前服役人员多数超过18岁,禁令起不了什么作用。随着国会去年通过烟草(广告与销售控制)修正法案,将吸烟的法定年龄逐年提高,于2021年调到21岁。武装部队也将相应提高吸烟者的年龄。到时,除了全职军人外,几乎所有国民服役军人都不能抽烟。这样一来,他们在服役时就不容易染上烟瘾了。

回到前述的电台访谈节目,另一名受访青年18岁时染上烟瘾,每天抽60根烟。他明知抽烟有害,但先后戒烟两次都失败,最后一次戒烟是在39岁时。他在机缘巧合下,在某个地铁站看到卫生部保健促进局的戒烟计划(I Quit 28 days)海报后,决定报名参加。保健局知道吸烟者的一般习惯是“饭后一根烟,快乐胜神仙”,所以在戒烟的28天里,每天午餐时间一到,保健局就会发短信给参与者,提醒他去喝茶或其他饮料,别抽烟。

青年在访谈中说,他刚结婚,想到要保持健康,给妻子一个美满的家;加上妻子从旁鼓励和支持,他在28天里成功戒掉20年的烟瘾。可见,吸烟者在家人的鼓励下,戒掉烟瘾的机会比较高,成功的希望也较大。

年轻人对自己的健康负责,老烟客则应为家人着想,一起放弃抽烟。唯有这样,我国才能实现“无烟国”的目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