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小贩文化申遗联想

李显龙总理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要为我国小贩文化申遗。(谢智扬摄)

字体大小:

友人问我对于小贩文化申遗一事的意见,想到植物园“入遗”后的种种正面发展,除了不断改进,把植物园变成国内外人士喜欢去的地方外,还提高了国人的环保意识和对环境的关心等好处,笔者立刻就给了个正面的“赞”。其实,对小贩文化申遗的真正内涵和详情是人云亦云,一知半解的。后来去细读,才知道植物园进入“世界遗产”,而小贩文化要申请的是“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简称非遗名录),基本上是不同的两码事。

如果要以“小贩文化”,或较贴切的“熟食中心文化”来申请进入那归类为“社会风俗、礼仪、节气”的非遗名录的话,就不是那些与他国争论“食物的原创是谁”“谁的食物才是道地”那类狭隘的层次了。联合国开发这个项目的初衷,是基于各会员国都意识到除了物质遗产,还有更多值得留给后世的传统和文化在快速消失中,所以希望通过非遗名录,来提高对这些非物质遗产的关注、保留和传承,不让它们这么快在时间隧道里消失。

进入了名录又有些什么好处呢?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在2012年发表了一份长达130页的报告,详细讨论了旅游业的发展和非遗名录的关系,以及一系列如何利用它来推广旅游业的建议和成功例案。不过,笔者认为用非遗名录来推动和宣传旅游,只应该是申遗成功所衍生出来的一些次要好处,好好维持和传承这非物质遗产,对国家是有长远的益处和经济效益的。

趁着官方对“小贩文化”还没有立下正式定义前,笔者姑且以个人的理解试为它下个定义,那就是一种以政府主导、民间配合发展的综合性的熟食计划,让各族人民能够同在一个方便、经济、卫生、安全的环境里,在自由享用多样化的美食之际和谐交流。如果以这个定义而成功进入非遗名录,为了履行向联合国的承诺,在维持、延续和传承这文化之际,所能得到的利益就肯定不只是增进旅游收入那么简单了。

由政府主导的话,就不会纯粹为了商业利益而随意增加小贩的负担,在管理全国的组织架构方面也会透明、公平和有效率。一切措施也会以食客大众为考量,这就会减少甚至消除业者、小贩和食客间对“盈利”的不必要的猜疑。

接着是工作环境和卫生方面的问题,既然受到世界的瞩目,我们就不得不重点解决它。近日媒体讨论的厕所、卫生、残羹碗盘清洁等问题就会得到解决,也不再会看到年老体弱的工人蹒跚地抹桌、收盘子、拖地了。这样的工作流程的重新设计,就是人工智能大显身手的地方。这种“人、机、智”三合一的设计,将是带领我们进入智慧国的起步工程。我们也可以乘机启用“强制教育”,重新教育老少,让他们养成卫生优雅的用餐习惯,餐后自动归还餐具碗盘等的自助服务精神等。

当然,大家免不了会关心食物价格的问题,我们不能只希望自己生活水准不断提高,但又“挤压”提供服务的国人,不让他们提高生活水准。因此要在政府主导下,让行业充分透明地自由竞争,消费者就会做出理性明智的选择。

进入名录后,少了租金等的顾虑,小贩就可以专心在食材和技艺方面下功夫,做出物有所值的美食来竞争。维持清洁管理的工人在智能化环境里的工作素质得到提升,自然会敬业乐业。消费的大众也会自发自动地帮忙维持整个系统和文化,迈向优雅社会的路程就会更进一步,智慧国的内涵也就得到提升。虽然这可能要靠一整代国民的努力来完成,但笔者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支持这个“申遗”提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