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认识我们的语言

从沟通方面来看,新加坡式华语混合的不只是方言,还有英语、马来语和印度语。其中很多新式华语的词语,如buay tahan、sibeh、ulu、siok等,是无法如英文一样写出来的。

字体大小:

每当有人对新加坡人的英语和华语水平置评时,势必引起许多国人的热烈反应,从务实、情感等不同角度议论。当我们仔细观察这些评论和反应时,不难发现我们已不能用同样的尺度来衡量国际和本地的语言。

英语的广传和使用,除了是大英帝国扩张和美国崛起的结果,更重要的原因是英语相比其他语言有较少曲折变化,以及词汇的开放。英语能够完全容纳新的单词。多年来,已有350种语言的单词被《牛津英语词典》接受为英语。我国的kiasu、siok、ang moh等19个字和词是其中一部分。必须知道的是,标准英语在拼字、文法、造句等的标准并没有改变。

在中港台和新马一带,中文影响了英语的使用。这种中式英语(Chinglish)如典型的口语Go where(去哪里)、See what(看什么),有些甚至可在告示牌、政府通告上见到,闹了不少笑话,如注意安全译为Beware of safety。中英翻译界已有一本《中式英语之鉴》,“将中国人写英语易犯的文体修辞毛病”记录作为教材。

和中式英语不一样的是,新加坡式英语是一种以英语为基础,糅合了华语、方言、马来语等多种语言的混合语。英语称这是基于英语的克里奥尔语(English-based Creole)。如毛里求斯人的语言Mauritian Creole,就是法语和土语的混合语;夏威夷人讲的是基于美式英语和当地土语的混合语。新加坡式英语简称叫新语(Singlish)。相对于美式、澳式、加拿大式英语,新语只是一种混合式口语。

简单来说,中式英语是烂英语,新加坡式英语不是英语。我们就不能用标准英语来衡量新加坡式英语了。我没听过有人说我们的新加坡式英语讲得烂,当然也不会有人赞我们讲得好。

华语或汉语,历史比英语更悠久,有更深厚的文化底蕴与独特的风土人情。语言的发展与社会环境的变迁、人文思想的更新息息相关。近百年来中国社会的变化,创造出成千上万的新词语。这些新词语反映的主要是中港台等以中文为主的社会的状况。新加坡虽然是以华族占大多数的社会,但我们的社会发展因种族政治的不同,与中港台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以后中港台趋向统一,我国会在更多方面展现独立自主。新加坡式华语可能就是我们自主的方式之一。

从沟通方面来看,新加坡式华语混合的不只是方言,还有英语、马来语和印度语。其中很多新式华语的词语,如buay tahan、sibeh、ulu、siok等,是无法如英文一样写出来的。对大多数不谙英文的华人来说,不懂一个句子里面的几个英文字,就无法了解整句的意思了。

早期的新加坡人在多语言环境中生活,耳濡目染,一个人能够听懂或说出四五种语言并不稀奇。在这样的语境中发展出“新加坡式语言”,形成特殊的文化语境、我们身份的认知、感情的依附。这毫无疑问是值得我们珍惜和保留的。

在美国投资家罗杰斯批评本地语言水平的报道中,有提到教育专家蔡志礼博士在面簿分享,提到“新加坡不是没有华语或英语讲得很好的人,可惜为数不多。一般的人即使是从亚洲排名第一的大学毕业,华语或英语水平都不高,精通双语双文化者,更是寥若晨星”,这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反省和努力的。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提高新加坡式语言的水平,或者要在国际舞台上有所作为,而是要对标准英语华语和新加坡式语言有足够的掌控,流畅地运用,并转换自如。我们的目标不是几个精华精英,而是有中学以上水平的新加坡学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