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韩国提高最低时薪的借鉴

《联合早报》2月15日报道,韩国调高最低时薪,结果失业率飙升到4.5%,这让人联想到保护平等和人权的经济政策是否奏效。

经济学也能分为左派与右派。所谓左派,就是提倡人权与平等,右派则提倡责任。报道中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是经济学的左派,所以他选择使用最低时薪的政策,以便缩小贫富差距。虽然文在寅政府的原意是以保护人权为标准,但结果适得其反,原因可能在于:假设雇主是以逻辑思考和判断来做决定,雇主会以利润优先,这导致他们开除部分员工来降低调高最低时薪所造成的成本增加。

有经济学家指出,最低时薪不是灵丹妙药,而它的副作用多半会抵消最低时薪的正面效应。因为最低时薪是非通用的政策,我认为文在寅政府的政策应考虑到多方面的利益。

新加坡缩小贫富差距的政策会比较适合。我国政府还未使用最低时薪政策,而是照样以市场和雇主的需求决定工作与薪水。可是,政府动用税收来补贴低薪工人的薪资,让他们至少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此政策的优势在于能照顾到雇主的需要,即雇主能根据市场价格聘请工人,而政府的低薪补贴则增加雇主与员工妥协让步的余地,在短期內能实现双赢的局面。

经济学里的政策有长期与短期之分,而政府使用的方式便是配合长期与短期政策,来实现政策的最大效应。长期而言,我国政府的目标是提高整体员工的素质。政府通过技能创前程培训补助计划(SkillsFuture)来增加员工的市场价值。如果新加坡劳动人口的整体素质提高,这有可能吸引高科技公司在新加坡投资。高科技公司的工资也相对较高,如果政策有效实现,有助于低薪工人的薪资提升,以及贫富差距的缩小。

每一项政策都会有负面效应,而我国政府政策的负面效应是低薪工作的劳动力供应减少,以及新加坡过度依赖外籍员工。可是,以应对新加坡社会贫富差距的目标而言,我国政府的政策虽然不可能直接而快速地解决贫富差距,但至今应达到控制贫富差距快速扩大的效果。

我国近年来也开始讨论和考虑最低时薪的实用性,而韩国近期的经济表现是为右派经济学投了一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