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服务业转型刻不容缓

戴金龙先生3月6日在《联合早报·交流站》的文章《收紧服务业外劳配额不利雇主》,反映了新加坡人一个相当普遍的思维,就是传统服务业如零售和餐饮是低技能产业,所以工资应该偏低。这思维源于当社会劳动力过剩时,传统服务业如街边小贩是低门槛的行业。但随着社会收入提高,劳动市场紧缩和人民对服务水平要求提高,许多高收入国家的人民都能改变观念,接受需要个人化服务就须付出较合理代价的观念,所以传统服务业能转型提供较合理的报酬。

传统服务业转型对于一个社会从低收入稳定过渡到高收入是相当重要的。因为随着工业高度自动化,高技术服务业如银行业能够吸收的劳动力有限,如果传统服务业无法成功转型,社会贫富差距就难以拉近,社会矛盾便会加深。新加坡传统服务业至今无法成功转型,为了制造足够的高收入岗位以满足人民的期望,新加坡的经济规模须大幅度超越本土劳动力所能支撑的规模。传统服务业因而大量依赖廉价外劳且变得臃肿,陷入无法转型的恶性循环。

许多人也许和戴先生一样,认为本地人不愿意加入传统服务业,依赖外劳是难免的。收紧外劳配额会造成物价上涨,增加低收入人民的负担,同时会缩短服务业的运行时间。首先,如前所述,许多人的收入低是因为新加坡传统服务业无法成功转型,如果转型成功,这些人的收入将大幅度提高,也就能够负担较高的生活费。这也是大约100年前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大幅度提高员工工资的原理。因为有了好收入,员工便能购买公司的汽车。笔者认为,本地的中上收入阶层还是有能力为服务支付较高的费用。

第二,我们必须认识到,服务业从业者也是人。他们也有照顾家庭的责任,也需要休闲时间。因此,我们对他们的工作要求也必须合理。如果我们要别人无时无刻为我们提供服务,就必须准备付出高昂的价格;不然就必须调整我们的生活习惯,包括在许多方面须亲力亲为,譬如在小贩中心自己归还餐具并确保桌面清洁。许多高收入国家的人民都能接受这个现实。到过高收入国家旅游的本地人不难发现,这些国家许多商店都早早打烊,在外用餐昂贵而且选择不多。这些国家的人民已经能够接受个人化服务是一项高产值的技能,所以支付更高的价格是合理的。

第三,成本因素主要归纳为四项:土地、薪酬、资本和原料(其中包含科技)。新加坡是开放型经济体,后两项只能依据国际市场价格。而本地土地价格偏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此,如果土地和薪酬之间能够取得更好的平衡,将能降低调高服务业收入对物价上涨的压力。我数月前在中国旅游,看到三线城市零售店的招聘广告,普通店员的薪酬也能达到1000新元的水平。可见本地服务业工资相对并不高。

综合以上论点,传统服务业如果能够调整规模,提供合理的报酬和工作时间,也会对本地人有吸引力,这便能降低对外劳的需要。新加坡人也须改变对服务业是低技能的观念。提高服务业报酬不但不会增加低收入阶层的生活费负担,反而是解决贫富差距的一个有效方法。因此,纵然短期会面对一些困难,它对新加坡长期发展的稳定作用是正面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