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牛车水人民剧场大树曾见证历史

牛车水万达山(Banda Hill,以前叫万拿山)斜坡上,围绕着牛车水人民剧场和民众俱乐部的那10棵大树(那时大概有10棵),就是花上三代人的岁月,也未必能等看到它们长得这般高大。要不是在7月25日《联合早报·交流站》读到罗紫芬君的投函《牛车水人民剧场树木被砍》,我还不知道这几棵大树已经消失,牛车水又少了几棵参天古木。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从1979年到1989年这10年里,在这十来棵大树的庇荫下,我在人民剧场安安稳稳、无灾无难地当了10年的经理。那时听一些老街坊说过一些关于这些树的故事。他们说,在日军占领新加坡时,日军抓了很多人吊死在这些树上;日本投降以后,又有一些“汉奸”被吊死在这些树上。多年前(我已离开人民剧场),民众俱乐部扩建时,工程人员就在目前的书画展示厅地底挖出一副棺木。万达山里还有些什么,没有人知道,可大树知道,因为这些大树是日据时期阴霾日子的见证者。

那时,人民剧场有电影阔银幕,舞台够高够阔够深,可以放映电影,也可以演大戏。一年大概有10到11个月放映电影,一两个月演大戏。那时,大树下有一道砖砌的矮墙,放映日场电影时,观众可以坐在树荫下等待入场,也有一些老街坊在炎炎夏日的凉凉树荫下看报纸。

那时,全岛只有人民剧场是每星期五和星期六放映半夜场电影。午夜12时30分过后,正片(正片之前依序是幻灯广告、广告影片、预告片)一开始,随着入口大门“砰”的一声紧闭,场外前一刻的喧闹顿时消失。夜阑人静,籁音切切,灯光朦胧,我总是下意识地望一望那几棵“树非树”的大树,老是想起那些该绑和不该绑了吊在树上的人。每每有人对枝繁叶茂的大树仰目赞叹时,我都不厌其烦地复述这一段传说,让年轻国人也知道日军曾经这般地上过我们的山。没了树,我今后恐怕也没机会解说了。

那时,戏院后台的屋顶有两座冷却塔(cooling tower),有些树叶飘落在冷却塔的水池,我们会定时清理。由于树冠在冷却塔之上,有降低噪音和散热的作用。树冠多大,树根就有多远,正如我们伸直双臂的长度就是我们的身高。树冠能减轻雨水洒下来的冲力,防止泥土流失。树根更是紧紧地抓住斜坡,防止土崩。此外,树根还能把山脚下的地下水供应给绿叶,降低气温,这就是所谓的“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