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失智症护理村值得赞赏

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汤玲玲在8月25日的《早报星期天》发表《好好看护她》一文,提到她的好友在看护失智的母亲时,日子艰难:患病的母亲性情大变,撕开尿布,拒绝洗澡,令她的好友精疲力尽。

我身边也有几个令人苦恼的类似例子。一个女同事与年老的父亲相依为命,不幸的是,她父亲在90岁后患上失智症,大小便不能自理,身为女儿的,顾不了男女有别,为他清洗;更糟糕的是,她父亲常常在客厅随地大便,之后把粪便涂在墙壁上,令她欲哭无泪。

另一个朋友的母亲80多岁时失智,牙齿全掉光。她每天煮鱼粥给母亲吃,但母亲有时乖乖地吃,有时耍脾气不肯吃。这还不打紧,她母亲常趁她不注意时下楼,向杂货店老板娘投诉女儿不让她吃东西,请老板娘买鸡饭给她吃。要不是老板娘了解情况,我那朋友可要被扣上“不孝”的帽子了。

我的老祖母逝世时95岁,她的晚年与其他失智患病患没有两样:记不起这个,忘了那个。我去探望她,她总是牵着我的手,阿叔前阿叔后地叫,完全认不得我。有时叫我载她去以前老家美芝路,她说约好“火炭嫂”见面。“火炭嫂”已经死了几十年,老祖母却还记得她,实在让我啼笑皆非。

汤玲玲在文中说,好友为了照顾母亲,先是把全职工作换成半职性质,最后连半职工作也守不住,全天侯看护母亲。即使她那好友累积了不少经验,依然倍感压力。有经济能力的家庭可雇帮佣来照顾失智病患,但也面对帮佣随时不干的困境。可见,失智症患者给看护人所带来的精神压力是不容忽视的。

日前,政府宣布召私人企业竞标在三巴旺直布罗陀弯的10栋洋房地段,发展一个失智症护理村,让失智症患者寄宿并提供居家式护理服务。对失智症患者的家属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是及时雨。

新加坡是老龄化社会,失智症群体日益扩大,人数逐年增加。根据调查,目前60岁以上的国人中,每10人就有一人患上失智症。2018年约有8万2000起病例,预计到了2030年将突破10万大关;也就是说,需要另外10万人来照顾失智症患者。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政府的这项新措施是值得表扬的。它为患者提供寄宿,无疑是给予看护者一个“喘气”的机会,让他们有一段个人时间与外界交流,甚至让他们可以重返职场。这也让患者能在舒适的环境里养病,减缓记忆力消退的速度。

当然,国人希望它的收费是“一般家庭负担得起的”,甚至给有经济困难的家庭提供津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