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迟来的春天

位于南洋理工大学的新加坡福建会馆楼。(档案照)

字体大小:

日前,我以南洋大学十六届经济系荣誉班毕业生的身份,出席了教育部长王乙康主持的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福建会馆楼”及“陈六使径”揭牌仪式。

宾客中不乏本地会馆社团领袖、前南洋大学校友、国外来的陈六使家族成员、学者教授等,场面气氛热烈。南大校长苏布拉·苏雷什教授还特地用不太流利的华语演讲,表达他对当年创办南洋大学的会馆前辈的敬佩。

坐在我旁边的南大人文学院的年轻助理教授告诉我,他对于福建会馆、陈六使及许多先贤曾经为他执教的这所大学作出巨大贡献而感到惊讶,在这之前,他对这些先贤的认识不多。他的本科在南大就读,博士学位则到囯外深造。

其实,我国现在有许多年轻人对先贤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事迹并不熟悉,这当中包括不少在籍南大学生。这早已成了见怪不怪的事。这种情况和前南洋大学毕业生对陈六使心怀深厚的感恩,恰恰成了强烈的对比。

因此,政府如今正式肯定福建会馆和陈六使对南洋大学曾经作出巨大贡献,是一件好事。有些校友说这是“迟来的公道,但迟到好过没到”。的确如此。南洋大学创校至今整整64年,创办人的功绩才受到肯定。在这段期间,他们所遇到的种种曲折辛酸,非局外人所能轻易理解。

同一天,贸工部兼教育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在南大“校友之夜”讲话中,对福建会馆、陈六使及南大精神加以肯定。他也很坦然指出,当年政府和陈六使在意见上有分歧。如今这种求同存异的态度,显示我囯教育发展向前跨了一步,尽管这是迟来的春天。

春天会有各种不同的虫声鸟声,就像一个有包容性的健康社会,也充满活力与不同的意见,大家都希望一切会变得更美好。

我囯历史本就不长,这些为数不多的会馆先贤事跡更不应该被人们所忽略和遗忘。我囯教育政策多年来教导囯人饮水思源,所以我们应该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塑造出属于我们的新加坡式的饮水思源精神,同时将自强不息、自力更生的南大精神发扬光大。在当前局势变幻莫测的大环境里,小国如我们的确更应该关注和保留这些珍贵的价值观。

万事都有个开始,之后再求改善。有些出席命名仪式的校友提出一些建议,例如“新加坡福建会馆楼”和“陈六使径”是否应该加上华文名称?在关爱南大的访客中,不少是上了年纪又不谙英文的人士。此外,其他热心校友更希望未来在南大校园内的三个地铁站,其中一个能命名为“陈六使站”,以纪念这位曾为南洋大学作出巨大贡献的创校先贤。

新加坡能有今天的成就,是无数各族先贤多年来所作出的贡献,让囯人铭记这些勇敢又有先见之明的先辈功绩,是应该鼓励推动的好事。南大新加坡福建会馆楼和陈六使径的命名,的确是个很好的开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