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一再“迟到”的新柔地铁

新柔地铁和高速铁路计划原是解决关卡严重堵塞的有效方案,否则以现在的关卡流量,就算多建两条桥也无法解决堵塞问题。(档案照)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终于确定拖延了一年多的新柔地铁将重启,这对来回新马两地工作的人而言算是好消息。尽管如此,原定于2024年底完工的新柔地铁,如今启用日期还是个未知数。反观新加坡,原计划衔接新柔地铁的兀兰北及汤申—东海岸地铁线第一阶段工程已完成七七八八,且即将在明年初通车。

新柔地铁的原意是从长远解决新马陆路关卡严重阻塞的问题,主要惠及每天进出新加坡工作的马国民众,以及周末到新山购物度假的新加坡民众。新加坡人周末到新山,若遇上关卡大塞车,最多取消行程;马国民众为了生计,只能天天凌晨三四时起床,花三五个小时在关卡排队以及上班的路上。

我每天上下班取道西部的快速公路,也是许多马国电单车来往关卡的必经之路。每每上下班时分,许许多多马国电单车左穿右插,有时三五辆从车子两旁呼啸而过,惊险万分。公路意外更是经常发生,当中许多涉及马国电单车。速度这么快,万一发生意外,骑士不死也重伤。他们在新加坡上下班途中发生意外,并不受公司保险所保障,如果没有投保意外保险,就得自掏腰包负担医药费了。几个月前,我加入了面簿的几个新柔交通概况群组,原本是为了了解路况,却不时看到交通意外的贴文,当中大部分涉及马国电单车。不知道有关当局有没有做过统计,一年有多少骑士在两条通往关卡的路上断魂?

记得几年前在新加坡出席一个朋友哥哥的丧礼,他们俩都来自东马,住在新山,每天骑电单车来新加坡工作。他哥哥在上班途中与罗厘发生意外去世,据说尸体都无法辨认,留下新婚妻子和一个未满月的儿子。他们在新加坡和西马都没有其他亲人,丧礼就孤零零几个朋友。不知一年有多少起类似的意外导致家破人亡?

10年前我还住在新山,往返新加坡上下班时,平均过关时间大约半小时,偶尔遇上长周末及过年,最多两小时。如今两小时已成了新常态,遇上长周末及过年,通关时间竟然可达八小时。没试过的人可能无法体会那八小时忍尿忍屎忍饥渴,前进不得,后退无门的惨况。

新柔地铁和高速铁路计划原是解决关卡严重堵塞的有效方案,否则以现在的关卡流量,就算多建两条桥也无法解决堵塞问题。然而,因为马国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新柔地铁已拖延了好些时日,高铁更是遥遥无期。尽管马国政府确定将重启新柔地铁,但远水救不了近火,原定在2024年底启用,现在不知会延期到何年何月。

当务之急是在新柔地铁启用前,实行短期解决方案。如果能实施一地两检,那就更理想,不但能把通关时间减半,还能节省人力资源。试想想,新柔长堤与大士通道出了新加坡后就只能进入马国,反之亦然。两国陆路关卡出了境也不能通往其他地方,实在没有必要塞两次车、关检两次。一地两检在许多国家边境实行,除了政治因素,技术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