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聘请女佣的挑战

字体大小:

最近《联合早报·交流站》刊登了几篇文章,分享聘请女佣遇到的不愉快情况。

我家聘请女佣的过程也不是很顺利,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换了三个女佣。2010年圣诞节前后,母亲雇用的菲佣说要回去老家度假一个月,母亲怕她不回来,就先扣下她那个月的工资。

她回来新加坡前五天,发了一则短信给我,请我跟母亲道歉,说她不能回来工作,因为要留在家照顾年迈的母亲,还说我们可以把她的衣物丢掉,或捐给慈善机构。

后来母亲聘请了一个印度尼西亚籍女佣。她知道我们一家人的作息时间,以及贵重物品放在哪里,趁没人在家时偷钱,九个月后才被我们发现,母亲只好把她辞退。

母亲又聘请了一个缅甸籍女佣。她看起来很单纯,很听话,也很好学,尤其是在学习华语方面。她答应在工作的两年内不会结婚,哪里知道她工作不到一个月,就告诉我们她其实已经订婚,然后要回乡结婚。母亲只好把她辞退。

后来聘请了一个菲佣,她在我们家工作了五年左右,最后是因为家里没有需要,而想跟她解除雇佣合同。我们带她去见中介时,她说我们提前半年跟她解除合同,要我们赔偿她半年的工资。我们除了付她最后一个月的工资,也愿意补偿一个月工资。中介看我们跟女佣无法达成赔偿共识,就把我们赶走了。

后来我们找另外一家女佣中介了解情况,中介说我们其实只须付她三个月工资就可以了。女佣后来也没跟我们争辩,事情就那么了结了。

现在的女佣可以从朋友那里得到很多消息,所以更懂得为自己的权益发声。我们如果没有需要,真的没有必要聘请女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