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发扬民本的优良传统

字体大小:

郭良平先生的文章《在新一年里跳出新冷战陷阱》(1月6日《联合早报·言论》)指出,中华文明“传统的威权制度以牺牲人权和人的尊严来立威”,而官员对百姓有“不分青红皂白打杀威棒的传统”。这观点使人感觉我们的祖先似乎都是过着被压迫的生活。

郭先生也提到中华文明制度的“恶”,同现今中国经济社会的巨大进步不调和。其实,这“恶”的中华文明能够延绵数千年,且其中大部分时间里领先世界。如果说西方话语体系无法正确认识中华文明是可以理解的,但许多华人对自己的传统也有误解,就让人遗憾。

我认为这误解有三个原因。首先,近代民族的孱弱使我们无法以正面的态度来理解传统。第二,近代中国两次被有强烈主奴文化传统的少数民族统治,而使中华文明变质。这也是一些历史学家所认为的中华文明已随着宋朝灭亡。第三,妖魔化传统曾被利用为政治工具。所幸随着民族日益强大,人们现在可以较为客观地认识传统。我在这里举两个例子。

首先,我们的祖先其实享有相当大的自由和人权。这是因为他们大多是独立的小农,土地可以自由买卖而不被束缚在一个地方。科举制度也使社会阶级有一些流动性。反观欧洲社会,在工业革命前,土地不能自由买卖,都集中在贵族手中。一个农民家庭世世代代都被束缚为同一个贵族家庭服务,社会阶级固化。

第二,国家治理依赖好皇帝的说法,也有某些程度的夸大。中国历史上无为的皇帝不少,社会却不一定会因此而发生大动乱。譬如明朝嘉靖和万历祖孙两位皇帝,大部分时间怠政,但他们统治近100年,国家都还相当稳定。这或许体现了中华文明的民本传统,好皇帝能使国家强大,而无为皇帝时期,纵使统治层里斗得你死我活,基本上也不干扰人民的生活。再举个例子,晚清虽然腐败,但曾国藩还能在民间组织湘军平定太平天国,可见民间还是认同平定太平天国能稳定社会。

反而我们现在所认识的西方核心价值观的自由、人权、法治、民主,都在二战后才在西方国家里普遍存在。二战之前西方国家许多时间都在战争中,何来自由和人权?就更别说西方国家的殖民地的人民了。

其实,相比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民,包括西方人民,我们的祖先在自由、人权和法治方面都是较为先进的。我们的传统制度和文化并不如一般所认为的那样邪恶,并不比西方社会逊色。这之中包含的民本传统,值得我们发扬光大。

民本传统在新加坡也有非常好的实践。新加坡的执政党纵使没有面对被取代的危机,还是投入大量精力和资源来了解民情和改善民生,这为世界提供很好的榜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