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新加坡的“作业”能抄吗?

我国公共卫生防范诊所计划于2020年2月18日重启,加强基层医疗体系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可疑病例的监测。(档案照)

字体大小:

日前不少中国网民及微信公众号都表示中国的“作业”不好抄。有人说,中国已有前车之鉴,日韩一些国家连“作业”也不会抄,开卷考试都能不及格,令人费解。这些狂妄之言,笔者甚觉惊诧和可笑。

诚然,让一座1000万人口的城市一夜之间封城、14亿人禁足居家、公共交通停运、公共娱乐场所关闭、人人出门戴口罩、10天建成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10万医务人员奔赴湖北,用一个省对口一个市的援助,举全国之力,中国的疫情控制总算初见成效。这种集权下交出的这份“作业”,其他国家还真不那么容易抄。

被中国网民戏称“佛系”抗疫的新加坡,从第一例确诊病例出现至今,大多数人生活工作如常,街上也少有人戴口罩,除了在人多的公共场所测量体温和登记,公共交通和小贩中心加强卫生消毒,其他还真看不出有多严格的防控措施。

因为信息的不对称,本地的中国新移民、持有工作准证和学生准证的外来人员,一度非常担心新加坡会成为“第二个武汉”。随着政府逐步推出一项项措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这一群体的焦虑情绪明显减轻。世界卫生组织赞扬我国在遏制2019冠状病毒疾病传播方面所作的努力,称其他国家应该效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也说,为让第一季中国经济避免遭受重创,湖北以外疫情得到控制的省区,接下来应该参照新加坡的做法。

作为新加坡人我很自豪,我们政府的做法行之有效,初见成果,获得世卫组织及各国的认可。不过,我们的“作业”也不那么容易抄,至少须具备以下几个条件。

首先,政策推行需要国民的信任、支持和配合。例如戴口罩,我的中国朋友非常感慨,说新加坡人真听话,政府呼吁健康的人不戴口罩就不戴。其实,这不是听不听话的问题,又没有枪顶在脑门上,事关自身和整个家庭健康安全的事,若非对政府有着足够的信任和信心,怎么可能做到;光靠嘴里喊口号、表忠心、说信任是不行的。

其次,国家领导须坦诚真心对待民众。政府将疾病暴发应对系统调高至橙色当天,也有不少民众去超市抢购囤积生活日用品。之后李显龙总理亲自出面安抚民心,坦诚解释小国国情,让民众理解政府决策的用意及利弊关系,第二天就一切恢复正常了。相反,如果信息不公开,欺瞒民众,就会谣言四起,恐慌情绪和阴谋论泛滥。一厢情愿让民众理解支持,哪怕用高压也是没有用的,民众心口不一,不能拧成一股绳,往往等同用大炮射蚊子,动静很大,收效甚微。

再次,须有一套科学、理性和精准的防控体系。正如中国感染疾病专家张文宏所言,新加坡的冠病疫情防控体系属于“武当派”,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内功很厉害。他指出,上海的发热门诊是110家,北京是76家,新加坡这么小的国家却有800家,疫情一来就马上启动社区医疗防控体系,按流程走。新加坡早在1月2日就开始实行疫情管控,从医学界到政府,与其说专业性和警觉性很高,不如说是对国家和民众的负责态度。

最后,必须具备严格的疫情防控法律,以及严格执行的体系。从中国入境者须居家14天,已有违反者被取消永久居留权,更有一对来自武汉的中国籍夫妇冠病患者,因涉嫌谎报行踪而被提控。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不容情。

总而言之,每个国家国情不同,别国的经验不一定适合新加坡,新加坡的策略也不一定适合他国,不能照抄照搬,但可以相互借鉴学习。希望各国都做抗疫“好学生”,对自己的国民及世界交出一份好“作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