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威海小区防疫所见

2月28日晚,在威海开往北京南的G470次列车上,列车长给餐车服务员测量体温。(中新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一个家庭,一个组织,一个国家,在风平浪静时,怎样也想不到它在非常时期能扮演怎样的角色。这一次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我亲身体会中国人的求存能力、应变能力、组织能力、动员能力、调动资源能力等,一切都运作得井井有条。

我是新加坡人,在中国山东省威海市从事食品深加工业已经八年,之前在苏州、昆山和上海也有20年经验。尽管如此,我一下飞机,还是深深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

一下机,就被令签下一份保证书,细述我从国外到中国的整个行程,从哪个城市出发、乘搭什么航班、座位几号、几个人同行、和什么人接触过、联系方式等,然后是检测体温。整座机场看不到一个没有戴口罩的人。那种场面我事先预想不到,却历历展现在眼前,无法置信。从机场出来搭上出租车和高铁,每一个人和每一道程序都配合得天衣无缝,但也表现得非常自在,好像大家一生就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让我五体投地。

回到我居住的小区,被志愿人士挡在小区入口,不准我进入;尤其听到我从国外来,立即把我当成瘟神似的,找来社区人员把我带到社区办公室,进行一轮消毒和测温,然后是一系列的问题、填表格等等,包括我住的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业主资料、产权证、联系方式等都必须提供。他们要我回家后必须自我隔离14天,并给了我联系号码、一瓶消毒液、一支温度计(要付钱的,5元8角人民币)。办完这些后,轮到公安局给我登记所有资料,接着是小区居委会的职员亲自带我回家,给我了她的联系号码,要我在有需要时给她打电话,买菜、买药、买任何东西都可以吩咐她们去办,我就乖乖在家隔离14天。

我打电话告诉新加坡的家人,太太告诉孩子和孙子们说,我在中国被抓去坐牢了。儿子在微信中发钱给我,叫我能买吃的就买来吃。我感到非常疑惑和好笑,这是不同文化背景的思维,他们会这样想也无可厚非。事实上,我觉得自己非常幸福,非常快乐满意。我告诉他们,我就像是住在一个保安森严、服务周到的高级养老院里,要什么有什么,不用去超市抢购,也不怕没东西吃,怎么变成坐牢呢?我没住过养老院,但我深深感受到,如果能够一直这样过,那该多好。免费的保安、免费的员工、免费的服务,去哪里找?

往深一层想,中国拥有14亿人口,成千上万个小区,需要多少志愿人士来服务和管理?怎么能在短短几天就操作起来?中国政府的管理模式、人民对抗疫安排的服从,让我感到非常佩服,值得学习借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