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看护者之路绝不轻松

(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每天下班,我总会先到巴刹张罗家里所需,然后才回家操持家务。日前下班,转移阵地,首次到翻新后的邻里商场。扩建后的商场改头换面,焕然一新,恍如置身迷宫。我上上下下地绕了几圈,惊觉新辟的地下廊道已贯通地铁站,一时触景伤情,百感交集。以前的周末,我总是带着一家大小到处闲逛,此刻竟感觉如此孤独与迷失。我显然已远离社区,自我封闭多时。

我从六年前开始看护老母亲,身兼多职,心力交瘁。每次有全家活动,我都独自留守,侍奉在侧,放弃可有可无的家庭活动,几趟自家旅游也都缺席。蜡烛两头烧,个人的时间、精力、工作、家庭、社交以至爱好,不由得大幅牺牲或割爱,一个人的时间两人共用,分身乏术。

读过报章专栏作者及读者投函的类似经历,对于他们所面对的艰辛与焦虑,我感同身受。人体并非铁打练就,身为主要看护者,终会有累垮的一天。看护高龄父母,如果情况许可,由子女共同分担,轮流照顾,最为公平理想,父母也能感受到一众子女的爱护而无比宽慰;即使老人家已无法辨识,子女还是应群策群力,积极配合,互相支援。若有不得己的情况,其中一人离岗专职守护,或者聘请女佣,或者寄托日间康复中心,再不然安排入住疗养院,由专人看顾,都是可行方案。

看护者这条路,走来绝不轻松,尤其照顾健康欠佳或特需者,倍感压力,唯有亲身体验,方能了解个中滋味。看顾老龄的责任通常落在单身子女,或排行殿后的儿女身上,偏偏这时候,子女也已步入中老年阶段,倘若尚有妻小,吃力程度可想而知。

老母亲因跌伤不良于行,当初我二话不说自愿看护,也做良好示范。当时一厢情愿地以为假以时日会有人接班,而今已默默接受,不再期盼,尽本分之余,只能感叹往日亲情渐行渐远,内心五味杂陈。

期间首五年,为了让母亲得到更好的照料和健康饮食,我早晚奔波于不同工地与日间康复中心的路上。也许是疲劳过度,六尺之躯仅剩50公斤。母亲因血管不顺畅,以致脚部大面积肿胀溃烂,脓水不止。我依照护士的指示,隔日清洗伤口、敷药、包扎,做足洗澡前的防湿程序,直到痊愈,费时九个月。不过,我从中也认识了许多护理伤口的知识。

母亲肖鼠,高龄96,神智清晰,轮椅代步,借助助行器尚能缓慢步行自理,这是值得宽慰的。此外,我一路跟进医院复诊,监督药剂服食,以控制母亲的血压、血液浓度及血管油脂;午餐则在上班前备妥,装进保温器皿。借助手机科技,工作时间还可“探望”母亲在家的动静,清楚她身在何处、何时用餐,最重要是确保她的安全。

闲来没事,母亲独坐木椅甩甩手、伸伸脚,或借助助行器慢走习步,既打发时间也锻炼脚力。这是她的坚持,她的毅力,为自己,也为亲人,我心存感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