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医生病了怎么办?

位于隔离区内的医生透过玻璃将疑似病例病人的心电图展示给其他医生看。(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暴发后,社会开始关注前线医护人员的贡献,许多人开始对医护人员的工作与牺牲有了多一层的了解,这是好事。实际上,医护人员在疫情暴发以前,都在默默为囯人作出贡献,只是我们没去留意。

人是健忘的,一切平静后,恐怕也会忘记他们的贡献。在这关键时刻,我们除了送花送卡慰问之外,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家有医护人员的父母或夫妻,最能体会一线人员的压力与工作上遇到的困扰,这种牺牲不是人人都可以理解的。

先进的医疗体系除了提供优良硬件设施给病人,还应包含对医护人员的合理管理与照顾,并在制度改进上不断精益求精,这是决定一个医疗体系是否能日趋完美,并持继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拥有健康的医护人员,医疗体系才能高效运作;在与时间赛跑的当儿,必须时时提醒医疗体系是以人为本的事业。

为了应付老龄化,全岛各地未来10年内总共会有32家综合诊疗所,政府也会扩建现有医院,以及在东部设立另一家崭新的综合医院。医院是全年无休的事业,这对医护人员的需求肯定非常高。要在短时间内训练出足够的人员应付如此庞大的需求并不容易。

目前,公共医院的医生短缺情况似乎很严重,见习医生每周工作超出80到90个小时的问题尚未解决。若以欧盟标准的每周42到45个小时为目标,恐怕短时间内不易达到。医生在巨大工作量下,会面对许多心理问题,这种情况也常常被忽视。若因需求加大而不断对这一小群医生进行时间挤压,后果非常令人担忧。

医生是人,在体力与心理方面有其极限。工作之外他们也要花时间陪伴家人,学习并提升工作技能。不少医生以医院为家,根本无暇它顾而影响心理及生理健康。医生在面对病患的诸多问题后,对于医院制度或员工福利问题己缺乏精力与管道寻求改进。合约制度下的医生在工时福利保障这一块处于弱势。长时间的轮班制也令一个健康有热忱的年轻医生很快陷入心力交瘁的困境,严重的甚至须寻求精神辅导,如果管理层缺少同理心与支持,医生病倒了怎么办?

医生是伟大的职业,除了专业知识,体能与心理健康缺一不可。建议教育部为有意投入医生行业的初院学生提供职前辅导,比如安排他们在申请医科前先到医院实地视察学习,这能让年轻人对医生职业有更多心理准备和避免错误的憧景。训练一个医生需要六年,加上五年合约,是很长的人生,十七八岁的初院学生可能不明白,一头栽进去后才发现自己在体能与心理方面都无法适应,是很痛苦的处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