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疫情时期不做无谓指责

作者质疑:“客工宿舍病例大增,难道客工本身没有责任吗?”(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家人住在一间小小的政府组屋。空间虽狭小,却也收拾得井井有条。父母教导我们如何收拾整理,如何打扫卫生。我们几个兄弟姐妹还能把一个小小的窝,布置成温馨美丽的家。

生活习惯和个人素养是从小养成的,看看现在那些在帮佣手下长大的孩子,有不少就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会做家务和打扫卫生吗?不会,因为生活没有教会他们。

在新加坡工作的外国人,其中一些是派驻新加坡的高层人员,另一些是从事建筑和环境卫生等工作比较辛苦的外籍工人,有不少来自较落后的国家。

他们离乡背井到外地谋生,生活习惯会伴随他们,比如用手抓饭吃、在树下和草地上纳凉、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等等。

在乡下生活的人,可能对蟑螂壁虎这些昆虫习以为常;城市人看到这些都会吓得尖叫。

日前看到报道,一名前高官在面簿贴文说,新加坡以第三世界的态度对待客工,提到政府“允许”雇主让客工坐在罗厘车斗里,让客工如沙丁鱼般挤在狭小的宿舍里,宿舍卫生条件非常恶劣等等;看到客工坐在地上用餐他非常生气,看到客工疲倦时直接躺在地上他不开心。

言下之意,新加坡并没有好好地对待这些客工。

客工有聚一起吃饭聊天的习惯,有时在组屋底层用餐后,铺一张纸皮倒头就休息。只要不打扰其他人,大家也习惯了,相安无事。但我有时看到他们把饭盒和饮料罐子丢在一旁,造成环境污染很不好。

确实,我们有做不好的地方,但我们也看到政府一直在改进。宿舍有床有风扇有柜子,还有娱乐设备,基本设施都提供了。重要的是,还有客服中心和义工帮忙解决问题。

一名从事建筑业10年的人在上述贴文留言说,客工的居住环境已改变不少。新建的这些宿舍,床架、床褥和柜子都是新的,床位也是按房间面积安排的,符合当局规定的标准。

另外,宿舍也聘请管理人员打扫卫生。关键是,住在宿舍里的客工是否尽本分?个人卫生到不到位?用了厨房有没有收拾并丢掉厨余?用完厕所是否有保持干净?如果只是依赖清洁工人打扫,宿舍是不可能干净卫生的。

个人卫生习惯如果没有改过来,去到哪里都一样。有一个朋友曾出租房子给客工,两年后拿回房子时吓了一跳。厨房、柜子、沙发等都有蟑螂的足迹。朋友后来只好请灭虫公司将整间房子彻底消毒一遍。即便做到这一步,他还是让那房子空了两年,最后卖掉。

指责和批评是极其容易的事。客工宿舍病例大增,难道客工本身没有责任吗?喜欢聚集和不注重个人卫生不也是原因吗?

与其指责政府,不如负起个人责任。没有一个政府能将抗疫做到滴水不漏,新加坡政府已经做得很到位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