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居家办公的“小确幸”

(图/Pexels)

字体大小:

从来没有想过,两个月不去公司,在家也可以完成全部工作任务。虽然刚开始时有各种不习惯,比如家里电脑设备不如公司的好用,也没有公司各种方便的打印扫描设备,网络有时不稳定,而且孩子在家,有很多干扰和繁琐的家务,所以很多人有要崩溃的感觉。我也一样,刚开始时觉得忙乱且效率低下,没日没夜没周末地工作,工作却越堆越多,心里一团乱。

经过近一个月的调适和摸索,最近感觉慢慢习惯了居家办公,工作处理越来越得心应手,甚至逐渐有点喜欢居家办公了。家里的一些温馨小插曲,也让诚惶诚恐的心情慢慢变得平静,而不再无谓地担忧。

我们四人共处一屋,其他三人都有自己的房间,我独占客厅。居家办公期间,我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流行的歌曲听了一遍。在办公室工作时,当然不好意思播音乐;唯有在家办公可以无所顾忌。在熟悉亲切的音乐中工作,不时想起与这些歌曲相关的回忆,那种感觉太奇妙了。没有在家工作的机会,就不会有这种思绪在歌声中穿越时空的经历。

一日,我一边盯着电脑,一边讲电话,女儿从房里出来,递一个玩具娃娃给我,我接下后放在一边。不一会儿,她又出来递一个修正带给我,我不知所以,但还是接过然后放下。不一会儿,她又递一个计算器给我,我顺手接过放下;再过一会儿,她递一个坐垫给我。讲完电话后,我问她为什么在我打电话时给我东西。她开心地说,她在网上读到,人在打电话时,不管给他什么,他都会接下。她想测试一下,结果发现我的确如此。如果我没有在家办公,她就不会有机会在我身上验证这个有趣的现象。

我在家身兼多职,是公司员工,也是监督孩子读书的监工。儿子今年参加O水准会考,5月19日获准回学校上课。有一天看到他刚从学校回来,我也不好马上催他学习、不要玩手机。在他进房不久后,我推门进去,想查看他在做什么。看到他手上拿着书本,我顺势摸摸他的额头,看他身体热不热,想让他体会到我的关爱。谁知儿子满脸堆笑对我说:“妈妈,我今天去的是学校,又不是去医院,你这是干什么?”我估计儿子识破我进他房间的目的,只是给我面子,不直接揭发我罢了。

兵荒马乱的疫情超出了很多人的控制,但我发现可以通过在家办公的“小确幸”,给自己带来一些内在的欢欣和平静,不让自己心中杂草丛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