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色彩与政治

大多数国人所祈愿的,不正是执政党与反对党能够像色彩理论那样,互补互助,让国家国民受益,即使是在对立的情况下。(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学过绘画者,大多懂得色彩理论。原色为红、蓝、黄。红与蓝混合得紫色,蓝与黄混合得绿色,黄与红混合得橙色。基本上,已几乎概括彩虹里的所有颜色。若要更细微的变化,只须与相邻的颜色再混合,便得紫红、紫蓝、蓝绿、黄绿色等等。

把这些彩色扇开置于圆盘,便形成色轮(或称色环)。一般的色轮有12种颜色,色轮上正对面的颜色称为互补色(complimentary colours)。比如,蓝色的正对面是橙色,所以蓝色与橙色是互补色。

刚开始学色彩理论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对立、相碰的两个颜色,会称为互补色。后来才知道,将互补色放在一起,能起衬托的作用,即蓝会变得更蓝,橙会变得更橙、更鲜明亮丽。

大多数国人所祈愿的,不正是执政党与反对党能够像色彩理论那样,互补互助,让国家国民受益,即使是在对立的情况下。当然,这听起来是不切实际、理想化,甚至幼稚的说法。世界上何曾有执政党与反对党会大方地补足对方,让对方绽放光彩的呢?但,大家不都谴责中美对立非为上策,那为什么政党对立又那么名正言顺?凡夫俗子看政治游戏,打打闹闹,何尝不是幼稚?都是角度问题,任何问题复杂化了,黑白是非永远辨不清。

其实,要画出一幅美丽的画,配色的方法并非单一须用互补色。互补色掌握得不妥当,反而会产生不协调的问题。配色的其他选择,还有用类似色(analogous colours),即色轮上邻近的颜色。比如,蓝绿、绿、黄绿的组合。即便是选择用单色,深浅也须够明确,才能成好画。最终如何选颜色、如何配搭,主权在于画家。

在竞选时,人民就是那个画家,但这个画家犹如在黑暗中行事,我画笔上点了一个颜色,却无法预知其他人的画笔点了什么颜色。这样推理下去,的确有点惊心。我们梦中的画,会出现吗?

91岁的老妈重复无数次,来世还是要做新加坡人。她也不时忧国忧民,生怕岛国哪一天会被哪一个大国所并吞。我相信,她代表了许多新加坡人。我们既然无法在黑暗中拼合理想中的图画,也只能恳求我们选出来的组合,务必抛开分歧,互相尊重,携手保卫我国的一草一土,让它提升为一个更包容、更优雅、更安稳、更有活力的岛国,以让我们今生来世都继续做个快乐的新加坡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