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正视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

(海峡时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2020年上半年一晃而过,全国大选也在疫情中顺利举行。回顾一些竞选时的议题,除了保就业、保企业、领导国人走出冠病疫情之外,最为迫切的,应该就是应对我国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一系列挑战。

先不说如何让年长国人继续享受优质生活,先不谈何时落实建设更多乐龄中心、更多无障碍走道这类硬体设施,我认为首先要多方面了解这课题所牵涉到的各个层面。

人总会老去,今天那些照料年长人士的看护者(caregiver),说不定10年、20年后也会成为受助者(care recipient)。因此,这议题关系到我们每个人。

每个社会都要面对人口老龄化这个常态,但人口老龄化并不意味人老了必然就会成为受助者。人体的衰老退化,不是从年老才开始的。抑郁症患者就有年轻化的趋势。因此,我们趁着还有自主能力的时候,就该注意个人的生理与心理健康。虽然,失智症不是正常的老化过程,但我们也须警惕预防。

年长者的需求各有不同,尤其是低收入的独居长者。除了面对生计问题,无助感、孤独感都是他们每一天要面对的一大挑战。若他们患上失智症,更是雪上加霜了。一旦他们生活能力下降,其后果不言而喻。故此,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隐患。

或许我国的当务之急,不是要增添多所乐龄中心或增设更多多样化的活跃乐龄节目,而是确切了解年长者的真正需要。有些长者因不善沟通或行动不便而回避社交、有些长者另有自己的社交群体,更有些长者素来就是独来独往的,所以为他们组织活动或拟定探访计划时,须要多方面的考量。

照顾年长者的需要,不能光靠政府或非盈利组织。年长者受骗、遇害或自寻短见,以及独居老人被发现死于家中的消息时有所闻。除了定时给予他们物质上的帮助,我们也须要有个完善的社会安全网来聆听长者的感受、关注他们的挣扎、协调同住长者之间的纠纷、扩展他们的社会活动空间、让他们跟上社会的步伐,以便更好地融入社会。事实上,我们很难以量化的方式,如建设更多硬体设施或增多探访次数,来衡量我们做的是否足够到位。

要如何建立一个“老者安之”的社会?目前也许没有一个面面俱到的策略,但必须以尊敬年长者为前提,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在关注他们身心健康,为他们排忧解闷的同时,也要确保他们的隐私权得到保障。让年长者活得更有尊严,与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社会是紧紧相连的。但愿我国在早日摆脱冠病疫情后不仅更具韧性,也让这座城市更有人情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