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使用Zoom视讯平台的经验

(图/pixabay)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6月初,高龄91岁的老母亲生日,由于还在病毒阻断措施实行期间,家人无法和过去那样,一起聚集在酒楼餐馆为母亲庆生。于是,小妹开设了一个Zoom账号,安排一个时间,通知兄弟姐妹九个家庭42人,包括在香港工作的儿子,上网向母亲祝贺,唱生日快乐歌。那天,老母亲笑得比任何时候都灿烂。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Zoom视讯平台,让我大开眼界,惊叹如今科技如此发达,可让不同区域的人士,突破空间的限制,“济济一室”。

这两年,我受聘于华社自助理事会,担任部分时间工作,职称是“补习计划分区督导”,负责榜鹅区三个中心的视学工作。华助会于6月底开始推行网课,我自然必须上网视学,以了解教师在推行这种新的教学模式时,面对哪些困难;学生上课时的情况等。因此,我必须学会在手机及电脑下载和安装Zoom应用软件;之后,规划在哪天看哪堂课,记下账号及密码;时间一到,就在家里的某个角落,通过视讯看教学。总结三个月来的经验:其一,我可以在一个中心看了老师教课后,下一分钟就到另一个中心看教学,省却过去舟车奔波的时间;其二,我可以清楚看到每一个学生上课时的表现;其三,我可以近距离看到教师现场挂的教材内容,一目了然。

不过,网课也有其缺点:其一,有些学生不打开摄像头,或者低着头,我无法看到他们脸上的神情,不能了解他们到底有没有集中精神听课;其二,学生打开话筒时,可以听到家人说话的声音,或飞机划空而过的噪音,影响教学流程;其三,教育部允许上网课的学生使用批注功能(annotate)回答问题后,常有学生在教材上“涂鸦”,教师必须指定学生使用不同的“颜色”,以便识别谁在“捣乱”;其四,孪生的兄弟或姐妹一起上课,同时间应用不同电脑,常影响网络速度,甚至出现障碍。

目前,我是某个学术团体的义务秘书,理事会每两个月开会一次。5月间,接获社团注册局电邮,要求以视讯举办常年会员大会。我只好上谷歌网站,了解如何设置Zoom视讯会议,怎样在会议期间上挂文件,如财政报告、秘书报告等。幸好,快到耄耋之年的我还能“一窍就通”,遂决定来个“预演”,以Zoom召开第一次视讯理事会会议,结果会议顺利进行。

由于这个平台是免费使用的,因此限时40分钟,时间一到,参加者必须退出,然后重新登录,这样就可以节省每月20新元的费用;再者,参加会议者登录之后,都被安置在“等候室”,等待主持人“邀请”加入。这样做的目的是避免不相干的外人“入侵”,干扰会议的进行。

我相信在一年半载内,以Zoom方式进行网上教学、召开视讯会议、举行家庭聚会,将是新常态。如果我不跟上时代潮流,学习使用Zoom,将失去这份部分时间工作,将无法再担任秘书的工作,还将有一段时日不能与八个弟妹的儿孙欢聚一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