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终身健保开源也要节流

(图/Pexels)

字体大小:

世界卫生组织与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和评估研究所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新加坡人的平均预期寿命是84.9岁,并且会有73.9年的预期健康寿命,在全球都排名第一,让人自豪和雀跃。这是新加坡经济、社会、政治和医药护理等多方面综合进步的结果,得来不易。然而,我们不能忽略的是,同一份报告指出,新加坡人有长达10年的不健康晚年。

常言道,人可以死,不可以病。病者,痛也。肉体痛,荷包更痛,钱不够用也。更甚的是,老人家久病床前无孝子,晚年凄凄惨惨戚戚。

终身健保为国人解忧和带来抚慰,是仁政的表现,可圈可点。买保险就一定要付保费,还好政府推出资助计划,确保没有人因为缺乏经济能力,而被拒于终身健保的门槛外。

随着医药费迅猛增长,这个全民重症保险计划是否可以长久持续,成了今天大家关注的问题。政府即使愿意进一步解囊,资金终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看看澳大利亚,个人所得税率高达30%以上,这是国人愿意接受的负担吗?

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11月2日在国会说,保费得提高11.5%至35.4%,来确保这个保险计划的可持续性,其中的原因是过去五年的索偿人数和赔付额都增加了,将来的索赔范围也扩大了。

我们听到部长阐明,从2001年至2019年,公共医院的住院账单年均增长6%。言外之意,目前绝大部分的赔付额,是用于私人医疗服务的赔付。

根据部长所提供的实际数据,在2016年和2019年间,保费收入为44亿元,政府提供的各种津贴为31亿元,即总收入为75亿元。赔付额35亿元,另30亿元保留为将来的保费回扣,总支出为65亿元,其余11亿元的用途没有说明。如果这11亿元是保险的行政管理费用和利润,这笔钱约等于赔付额的三分之一,叫人难以接受。

提高保费是开源,节流就更加必要了,包括:提高行政效率以减少保险的行政管理费用、禁止暴利、控制私人医院的昂贵物品浪费及超高的药品器材售价、阻止无谓的私人医疗服务,以及设立各项索赔顶限,都是不容忽视的节流管道。

我希望有关当局及时采取积极及针对性的处理方式,更全面地正视终身健保可持续性的解决方案;单靠提高保费只是权宜之计,治标不治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