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捍卫华文的“标准纯正”

(图/Pexels)

字体大小:

最近,几位有识之士在《联合早报》发表文章,对我国华文程度的未来深表关切和忧虑。笔者不揣才疏学浅,对捍卫华文的“标准纯正”略抒己见。

汉字被称为“方块字”或“象形文字”,最早起源于甲骨文。中国的象形文字是华夏民族智慧的结晶,是老祖宗描摹和记录事物的一种传承,也是最形象且演变至今保存最完好的一种文字。深入探究汉字,就能领悟它的奥妙和所蕴含的智慧。

令人深感遗憾的是,有些华文词汇已失去原有的美妙和光彩,被外国语文逐渐“侵蚀”,但有些人认为那是“时髦”。例如向日葵(葵花、向阳花,sunflower),已被“太阳花”所取代。严格来说,向日葵更能生动描述这种花的特性,它会随太阳在天空的位置而转动。再举一例,人们喜欢用“杯葛”(boycott)取代“抵制”,这也可说是对华文的“污染”,而“杯葛”本身只是取音,既无创意也没雅意。语言和文字难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变,但应该万变不离其宗。

“梅兰菊竹”被称为“四君子”,是中国画的传统题材。国人对“胡姬”(orchid)很熟悉,听到“兰花”也许感到陌生,还可能不知道是什么花。想当年,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教授曾到访新加坡,当他听到“胡姬”时笑问是否指“西域美女”,这是逗趣吗?或者语含贬义?

兰花优雅高贵,例如“兰桂腾芳”形容子孙昌盛,家族显达,又如“义结金兰”比喻情谊坚固契合。有兰字的成语还包括兰情蕙性(比喻女子的人品贤淑娴雅)、兰薰桂馥(比喻德泽流芳)、兰芷之室(比喻良好的环境)等等。无论如何,胡姬花和兰花给人们的印象难免不同。顺便一提,某些政府部门的某些华文译名,尚未达到“信达雅”的标准(翻译的基本要求),改进后更能彰显我国优雅社会的面貌。当我们仔细阅读中国官方的讲稿、声明、公告、文章等,就会发现他们在遣词用字方面毫不马虎,非常慎重。

不论对人、对事、做学问,都不应马马虎虎,自己觉得无所谓,别人可能觉得有伤大雅,我们应该贯彻正确的生活态度。有好创意肯定是好现象,但必须攀上更高的境界,而不是越创越俗不可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