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开放数码银行的担忧

笔者担忧的是蚂蚁集团在中国发展的“花呗”“借呗”营销手法,网上借贷的社会问题,是否会在本地如星星之火般燎原。(路透社)
笔者担忧的是蚂蚁集团在中国发展的“花呗”“借呗”营销手法,网上借贷的社会问题,是否会在本地如星星之火般燎原。(路透社)

字体大小:

12月4日政府公告,两家集团获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发放的全面数码银行执照;中国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以及中国绿地集团旗下的绿地金融联合香港联易融公司和北京协力创成股权投资基金组成的财团,则获得批发数码银行执照。看到这则头条新闻,我倒抽了一口气,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不知道数码银行如何操作,作为两个青少年的家长,我担忧的是蚂蚁集团在中国发展的“花呗”“借呗”营销手法,网上借贷的社会问题,是否会在本地如星星之火般燎原。

11月9日,《联合早报》报道《平均负债达12万人民币 中国“90后”超前消费举债度日》的新闻,中国兴起五花八门的互联网借贷平台,花呗、借呗、白条等互联网巨头旗下的小额信贷平台,都以年轻人为主攻目标。不少平台甚至不设借款门槛,借款人只要提供身份证和通讯录名单,两三分钟的便捷,就让没有任何信贷概念的孩子,轻松借到数千元人民币上网购物。

在中国,年轻人过度依赖“未来钱”、举债度日、以债养债的社会现象,除了因为这些90后的一代成长于养尊处优的环境、消费文化的刺激,网络平台提供门槛低、手续简便的借贷窗口也难辞其咎。这样的“数码经济”让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趋之若鹜,债台高筑,大多请家人出来“善后”。没有足够家庭经济能力支持的,又养成大手大脚花钱习惯的年轻人,就可能得背负更多债务,甚至陷入高利贷和诈骗的圈套。女大学生拍裸照贷款、研究生不堪暴力催收自杀等借贷消费导致的悲剧,在中国媒体报道中屡见不鲜。

最近几年,我国为了创新、维持竞争力,不断向他国学习,希望加速无现金支付的普及化。如果我们要驾驭这一波数码经济的发展趋势,除了希望父母培养子女储蓄的习惯和建立正确的金钱观念之外,更希望政府能借鉴他国的惨痛教训,提早为我们下一代打预防针,并准备好“救生圈”,让我国的年轻学子尽早建立正确的金钱概念,培养投资理财的意识与能力。

2018年,时任财政部长王瑞杰提出,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会试行新的理财教育课程,帮助年轻人打好财务规划与知识的基础。如果可以,建议这套课程延伸至初级学院,甚至中学,因为这一代“网络原住民”早已人手一机,上网购物已是一种生活能力,所以先让孩子建立正确的信用概念和价值观,就像学开车得先了解交通安全一样重要。

此外,在法规上,也希望政府能订立更周全完善的法令,就如同当年盖两座赌场的配套措施,以预防年轻人误入借贷歧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