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推广华文课外阅读计划之我见

在推动阅读华文课外书时,可预见将面对许多困难,但俗话说得好,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图/pixabay)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交流站》1月5日刊登的白宗德读者投函《多方面支持华文课外阅读》,呼吁各有关单位努力推动华文课外阅读,以提升学生的华文水平。笔者非常认同白君的意见,愿意与读者分享我在担任学校行政工作期间,所推行的阅读计划。

一、阅读分享会。在学校食堂的一个角落设置平台,让学生在休息时间,把最近阅读的一本故事书的内容,在教师的指导下,与大家分享。

二、陪读计划。学校寻求家长的协助,担任陪读义工,于休息时间,让学生到家长面前,讲述最近所看过的一本故事书的内容。

上述这两个计划,对象为一年级至三年级的学生。当初都是以英文故事书为本,若用在推广华文阅读计划上,相信同样可行。参与这两个计划的学生,每看完10本故事书,即可得到奖励——动物系列领针一枚,累计最多枚者,可成为当年某个年级的“阅读王”。由于学生很喜欢这些设计新颖的领针,以及为保持他们阅读的热忱,校方后来决定为各年级设计主题各异的领针。

负责图书馆的教师也配合这个计划,严格规定每个学生在借书时,必须至少有一本华文故事书。

白君在文中特别强调,课外阅读要取得成功,家长的支持与合作是不可或缺的。他说得一点也没错,家长在鼓励孩子阅读华文课外书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家长应培养孩子每天阅读华文故事书的习惯,不需要一两个小时,每天15分钟到20分钟就足够了,但要长期坚持,千万不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此外,家长应每周拨出时间陪孩子上图书馆借书。借书时,家长常偏向选择自己喜欢的书,或认为对孩子有益的书。笔者建议,家长让孩子自己选择想看的书,而非替他们选择说教类的故事书。

谈到儿童读物,除了白君所提的分级读物(新加坡华文教研中心出版)外,教育部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所推行“我爱阅读”计划,也为学前教育教师推荐两个系列的读物:幼儿园一年级五本,幼儿园二年级七本,作者包括日、加、美、英、德的儿童文学作者,显然这都是译本。中港台的儿童绘本则没有在推荐之列。虽说中港台的儿童绘本的用词及表达方式,不很适合我国的华文语境,但可考虑购买绘本版权,文字则加以改写,以凸显本地特色。

至于三岁至六岁的儿童,家长可以每天晚上用华语给孩子讲睡前故事,但不说出结尾,以引起他们的好奇心,鼓励他们找出相关的故事书来看。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较喜欢色彩缤纷的绘本或趣味性较强的漫画。过去,家长非常反对孩子看这类书,但近年来,家长在思维上有了调整,只要不是渲染暴力、魔幻的绘本或漫画,都不阻止孩子阅读。

除了学校、家长的努力之外,一些社区组织、宗乡会馆等也应该积极推动华文课外阅读计划。从报章报道,有些语文中心的教师向记者反映,学生每周借阅华文故事书的次数有增加的趋势,这是令人鼓舞的现象。据我了解,华社自助理事会近年来也推行“我的阅读护照”计划,鼓励一年级至四年级学生在阅读了华文绘本后,在“护照”上写一写故事内容或画一画绘本里的主角。之后,教师会给学生一个爱心贴纸,让他们贴在“护照”的后页上,以资鼓励。

正如白君所说,目前我国华族学生大多英文强、华文弱。在推动阅读华文课外书时,可预见将面对许多困难,但俗话说得好,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