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从不满别人讲华语谈起

或许人们对这问题早已麻木,又或许是人们对这个无谓、无聊也无知的现象嗤之以鼻,认为不值得一提。(图/pixabay)

字体大小:

新闻中心总编辑韩咏梅的《一件讲华语的小事》(2021年1月17日《早报星期天·想法》),谈到一名不谙华语的年长者,投诉医院护士以及医护人员对他讲华语而不讲英语的事。《联合早报·交流站》至今只有一名读者稍微谈到这问题,似乎没有其他人关注此事。或许人们对这问题早已麻木,又或许是人们对这个无谓、无聊也无知的现象嗤之以鼻,认为不值得一提。

韩咏梅说得好:“其实投诉医院的那名先生只要表明他只会讲英语,医院工作人员马上可以用英语和他沟通。”

任何人都有权要求公职人员讲四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既然获得解决而被引领去看医生,事情也就结束了。倘若逾矩干涉医护人员之间交流的语言,指他们不以“工作语言”英语沟通,这未免太霸道了。很显然,社会上总有这么一小撮人:自己不会的事,不许别人会;自己不做的事,不让别人做。有些人对于英语作为工作语言的认知,唯我独尊,不能包容其他语言存在。他们似乎忘了,新加坡虽然以英语为工作语言,但并没有抹杀其他三种官方语言。当年定英语为工作语言,是基于历史、时代、环境、现实等考量,但并非一成不变,在执行时会变通灵活处理,当有需要时,一些政府文件便以四种官方语文印刷。

我国宪法规定,华、巫、印、英为四种官方语文。我们的国家信约也强调“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怎么能因为不满有人使用了其中一种官方语言而去投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