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交流站:捍卫植物园 克制不速客

遭洗劫前绿亭鱼池的情景(暗色者为人齿鱼),如今空留回忆。(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趁疫情渐趋稳之际,我再次踏入久违的新加坡植物园。由地铁站出来,一路走马看花,来到东陵门附近,刻意绕入绿亭。亭子周边筑有水池环绕,里头住着许多颜色体态富有美感的大小鱼儿,包括数条体型硕大、微带憨态的暗色锯腹脂鲤(Pacu Fish)。

锯腹脂鲤亦称人齿鱼,是来自南美洲亚马逊流域的淡水鱼;虽属吃人鱼的近亲,但性情温顺,长得一口平整似人齿的牙齿,只吃掉入水中的熟果、坚果或小鱼;可长达90厘米,重达25公斤;在新加坡动物园也可见到。

原想出园之前,好好问候这群暌违数月的水族老友;遗憾,事与愿违。

往昔,当人们走近时,鱼群感受到地面传送的足音,会不约而同浮上水面,列队般顺着亭子周边水流游动,或期待天降美食。访客可近距离观赏鱼儿水中游的和谐与自在,让人心旷神怡。平时总有大人小孩围观,自得其乐。

这天的绿亭却空无一人,池水中也空无一物,很不寻常,到底发生何事?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病毒阻断措施之前,曾收到水獭在此大快朵颐的视频。难道内心担忧的事真的发生了?

一年多前,在天鹅湖和研习森林的池塘,见过水獭在水中嬉戏觅食。当时有点担心,奈何水獭是本地野生动物红星、名宠,有铁粉团及护獭组织保护;它们分帮派地盘,来去自如,普罗大众遇上,须确保安全距离。

趁游园之际请教资深园林达人。原来确是水獭惹的祸,而且堂而皇之,入驻园区。此地青山碧水围绕,好吃好住,无天敌之忧,又处处受礼遇,估计天堂日子也不过如此。短短两年间,这户水獭数量已增至十口之多。园内四湖,地底有水道相通,全被攻克;绿亭小池,水浅鱼丰,原含牡丹绿叶之美,如今被破坏殆尽,就此失去一道绚丽的风景。

好友是老潮州,惋惜之际不忘调侃:真奇特,潮州人爱吃鱼头,想不到水獭也如此,连那几条逾20公斤的锯腹脂鲤也劫数难逃。

想像水獭啃鱼头、血染鱼塘的惨景,情何以堪?植物园职员经营多年的心血与成果,瞬间付之东流,心绪如何调适?

植物园曲径通幽,美树靓木,独树一帜,闻名遐迩,每年接待超过400万访客。热带生态缤纷多姿,物种富多元多样性;鱼虫鸟兽巧妙纳入其中,增添访客的游园体验。

水獭也是自然生态成员之一。假如是短暂过客,享受自助美味野餐,无可厚非;但若是侵入掠夺,威胁“原住民”的生存,影响其他园林使用者的权益,以致生态失去平衡,那就得秉公处理了。毕竟此处是文化遗产,若有野生动物持续在园内撒野,胡作非为,搞严重破坏,务必严谨处置才是。然而,野生动物不识字,受到保护,要如何执行?

见过总统府园地用铁丝笼子置木瓜诱八哥,以控制指定生态环境中的鸟口。早年植物园有猴子出没,骚扰访客;后来借助科技驱走顽猴,还园林清静。另外,早年有鳄鱼通过下水道潜入天鹅湖,园长动员把湖水排尽,将鳄鱼五花大绑扛走;还有,生物科学家研发不孕药,掺入野鸽食物中,寻求实现节育目标。

以上实例值得参考。面对无法无天、数量倍增的不速之客,相关部门、民间组织务必集思广益,快刀斩乱麻,千万姑息不得。这群牙尖嘴利的“宝贝”,其破坏力不可小觑,若不趁早设法让它们乔迁或人道节育,恐怕后患无穷;倘若损及文化遗产美誉,那可是举国上下都不愿看到的局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