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盼当局和动物组织协商控制野猪

野猪伤人后,国家公园局立刻重复他们重复了许多遍的劝告:不要喂食,不要接近,不要骚扰,保持安全距离,然后安静离开。(海峡时报)
野猪伤人后,国家公园局立刻重复他们重复了许多遍的劝告:不要喂食,不要接近,不要骚扰,保持安全距离,然后安静离开。(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最近,野猪在榜鹅组屋区一连伤了好几个人。我虽然不住那里,但常到榜鹅一带晨运。那里的公园面积大,有水又有植被,是野猪繁殖的好地方。

野猪伤人后,国家公园局立刻重复他们重复了许多遍的劝告:不要喂食,不要接近,不要骚扰,保持安全距离,然后安静离开。

野猪来无踪,去无影,怎么跟它们保持安全距离,然后安静离开呢?安全距离又是多远呢?

动物权益组织事后替野猪辩护,叫人们不要伤害它们,说它们是害羞的动物,在野外遇到人的时候,都会本能地害怕而避开人类。它们是大自然的一分子,我们应该可以与它们和谐相处。

这些道理都是书本里的标准答案,相信很少人会不同意。

问题是,野猪在没有天敌、食物又丰富的环境里,可以繁殖得很快。当野生动物知道它比人类强大时,它们不会害怕人类,不高兴的时候肯定会对人类不客气。

记得有人说过,新加坡的野猪是独有的,如果失去它们,我们就会永久失去它们独有的基因,大自然的赋予也会永远留下缺口。我在上世纪70年代服兵役时,成千上万个士兵在全岛各地包括万礼森林、中央集水区等,留下无数的脚印和汗水,从来没人见到过野猪。两个有人居住的最大离岛德光岛和乌敏岛,在人口全盛时期各有好几千个居民,但岛上完全没有野猪。为什么现在这些地方猪踪处处?一个简单又可靠的答案:现在本岛上出没的野猪都是外来的。我的一个朋友有一次在钓鱼时,就亲眼看见野猪从马来西亚游过柔佛海峡,登陆德光岛。

过去新加坡还有本土野猪的时候,它们是有天敌的。不过,它们的最后一个天敌——马来亚虎,在上世纪20年代被英国人猎杀光了。现在,野猪是本地体型最大,性格难以抓摸,最有杀伤力的外来物种。如果不受控制,它们的数量会飞跃增长,麦里芝蓄水池公园、中央集水区等所有公园林地都会有它们的踪迹,都会变得不安全。

这种情况跟美国得克萨斯州野猪为患一样。当地的野猪没有天敌,美国人用尽所想得到的办法去控制它们的数量,收效甚微。结果得州的自然环境受到极大破坏,本土生物健康不再,野猪却大肆繁殖,现估计有数百万头,最大的体重达数百公斤。

希望国家公园局、国家环境局、动物权益组织和所有其他相关组织,能共商确定一个方案,有效地处理全国的野猪问题。它们是外来物种,繁殖力奇强,无绝种之虞。它们是野生动物,体型巨大,秉性难测,成年的能轻易扳倒一个成年人,更别说老弱妇孺。再者,发情公猪是个可怕的杀人机器,有猪群存在,就会有发情公猪,只是还没碰上而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