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原罪

字体大小:

漫步

两天前在《联合早报》读到一则熟口熟脸的报道,内容是,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梅农写信给马国巫统的马来报章《马来西亚前锋报》,反驳其一篇社论中意在挑拨离间的论点。说这报道“熟口熟脸”,正因这类事件多年来时不时会发生,我国外交部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给予反驳。

回想上个世纪,尤其是在马哈迪还在位后期的90年代初,马国的反新言论时不时会突然拉高分贝。而其中,我国的绩效制度(meritocracy)是一个很顺手的题材,常被抹黑为歧视和压制马来人的体制,新加坡马来人的“可怜处境”则被当作反面教材,以教育马来西亚的马来人。

即使在两国关系良好,合作领域不断扩大的时候,马国最主要马来报章上仍会冒出这样不怀好意,剑指和扭曲新加坡立国原则的言论并不奇怪。新加坡政府认真看待这样的无理指责,每次都会加以澄清和反驳,就事论事,语气淡定。这次,前锋报先是点赞新加坡把下一任总统位子保留给马来人的安排,认为李显龙此举是“纠正”新加坡制度实行多年所出现的偏差,由此引申出我国的绩效制度歧视马来人的论点。

修改后的新加坡民选总统制确保每隔几任,就会出现一位少数种族总统,但这位少数种族总统还是必须符合严格的资格标准。如果说,轮到马来人当民选总统时候,资格就可以打折,对我国马来人的自尊是一种伤害,这一点是享受惯种种特权的彼岸马来人所不可能理解的。

我国驻马最高专员的澄清有没有在前锋报上出现,我不知道。但让新加坡人看到他们“又来了”很重要。梅农说,新加坡马来社群过去50年在社会和经济上取得发展,并非因为他们享有特权。言下之意很明显,马国的土著政策说是为了照顾土著公民,但实施多年,最大的效果就是造就了一小部分的巨富权贵,并没有提升全体马来人的生活素质。而在土著政策下被歧视,被剥夺财富的华人企业家纷纷撤出资金,如首富郭鹤年已用行动说明华人企业家已受够了,有才干的华人早在用脚投票,出走新加坡、澳大利亚和西方。

新加坡的绩效制度的成功,突出马来西亚歧视政策的失败,但马国马来报章抹黑新加坡的言论,在马国国内还是很有市场的。就因为新加坡是华人占大多数的国家,这是新加坡的“原罪”。最近新加坡与中国出现状况,多少也因为这个“原罪”所致。

李显龙总理没有现身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至今还是网上的热门议论话题。在亚细安国家中,泰国和文莱领导人同样缺席,没有引起多大讨论,李显龙的“缺席”却在中国网络世界和传统媒体上受到极大的关注,因而引发很多的批评和阴谋论。中国人很在意新加坡领导人的缺席,也可以归咎于新加坡的“原罪”,身为世界上中国以外唯一华族人口占多数的“华人国家”,新加坡的总理怎么可以缺席?而新加坡领导人没有受邀,他们也很有话说。

反新加坡的情绪有在中国网上蔓延开来之势,甚至骂新加坡人是“脸黄心黑”的话也说出口,一位多年来在中国建立起密切商贸关系的新加坡企业家,近日在饭桌上提到新加坡人遭到的无理谩骂时,越说越气。

这个事件中,让新加坡人深切感受到“做小国难,做以华人为主要人口的小国更难”。

建国半世纪以来,新加坡带着“原罪”,跟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打交道时小心翼翼,美国也动辄怀疑新加坡“亲中国”,这是一种策略性的提醒,就因为新加坡有其特殊的“原罪”。

面对国际关系的日益复杂,在国际上广结善缘,外交手腕成熟的新加坡今后仍须如履薄冰。2500多年前春秋时期的小国郑国在晋、楚两个大国之间,多次化解大国的压力,靠的是智慧和勇气,新加坡从过去到未来,是得靠政治智慧、毅力和勇气。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