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大象打架 小草遭殃

字体大小:

近来,美国和中国在贸易课题上摩拳擦掌,相互推搡,就像非洲大地上的两头大象,你来我往,猛力冲撞,险象环生。这两头大象真的要打个你死我活吗?也许不是,因为他们都知道互不相让的结果,即便可以靠评分分出胜负,也必定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看过动物纪录片的人就知道,当两头愤怒的大象短兵相接的时候,后果很可能是双双负伤,或造成一方重伤甚至死亡,因为彼此都有非常坚硬锐利的象牙,即使厚厚的象皮也可以被刺穿。大象打架,即使有时不是存心一决雌雄,而只是相互顶撞几下,结果也必定要殃及脚下无法躲避或躲避不及的小草和蚂蚁。

相信不少国人最近已经注意到,在中美的贸易摩擦和较量中,我们就遭遇这样的池鱼之殃。中国商务部在4月19日宣布,由隔天开始实行对原产于美国、欧盟和新加坡的进口卤化丁基橡胶产品,实施保证金形式的临时反倾销措施。也许有人会问,中美打贸易战,关新加坡底事?

然而,对大国而言,要采取什么贸易壁垒措施,想个理由并不难。你如果不服,就告到世界贸易组织去吧。虽然二战以后,在美国主导下就已经有了各种世界性的贸易条规和组织,作为各国谈判解决贸易争端的依据和渠道,但选择打贸易战和保护主义的大国,包括美国,却可以对这些条规视而不见,采取单边行动。在国际贸易中,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大象打架的现实。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厉行单边主义,可谓跋扈到了极点,比如单方面宣布退出已经谈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巴黎气候协定,也恫吓要单方面废除伊朗核协定,对国际关系法表现高度的蔑视。特朗普样样要“美国优先”,也就是说美国必须通吃。凡是他认为对美国不公平的协定,要么单方面撕毁,要么要求重新谈判。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这都是蛮横的做法,表现强权就是公理。即使美国的盟友,如欧盟各国也为之侧目。

不过,美国应该意识到,二战后它这头大象独领风骚的时代已经悄悄谢幕。今天,世界经济原野上已出现了另一头大象,即世界排名第二的中国。在北方的原野上,也有另一头并不是好惹的大象——俄罗斯。特朗普似乎以为,以美国为首的象群,仍然可以睥睨天下,因此,公然要将另外两头大象视为战略对手。这或许是个特大的误判。

在去年底,也就是约四个月前出炉的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特朗普列举了美国所面对的三组挑战,排在最前面的就是“修正主义大国中国和俄罗斯”,其次是流氓国家朝鲜和伊朗,其三则是超越国界的恐怖组织。

把中俄列为修正主义国家,是因为特朗普政府认为,中俄试图挑战美国的地位,对美国的繁荣与安全构成威胁。他也表示,中俄“试图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报告批评中俄决意让经济变得更不自由、不公平,指俄罗斯旨在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分化美国与盟国和伙伴国的关系,其核武器对美国构成最大威胁;中国则试图在印太地区(即印度洋和太平洋)取代美国的地位,重组整个区域秩序。

报告不无感叹地说,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对华政策是基于一种信念,即支持中国兴起,有助于让它融入战后的国际秩序并自由化,但结果是事与愿违。

有了这样的战略思维,美国一直和俄罗斯作对,近来又连连出手,在贸易课题上向中国发难,也就不令人感到奇怪。问题是,这样的单边主义思维和行径,在今天还行得通吗?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其实连许多盟友也是厌恶的。因为,他不仅把矛头指向上述两个所谓的战略对手,也频频向盟国施压,要它们在经济上给美国更多好处。

美国单边主义的兴起,也许连许多盟邦也始料不及。因为,在奥巴马总统时期,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美国高唱重返亚洲,好些亚洲小国也都寄望于美国在本地区扮演制衡角色,维持好有助于维持平衡的既定的国际多边机制,避免新兴大国的崛起破坏区域势力均衡,让小国生活不好过。但这头原本应该扮演制衡角色的大象,如今却成了破坏多边机制的独霸,真是情何以堪。

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美国的单边主义若得不到遏制,一旦变成脱缰之马,那制衡者将无可避免地成为均衡的破坏者;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本要受制衡的对象,却可能倒过来成了制衡者。

单边主义,不管是出自哪个大国,都很值得我们担心。李显龙总理最近就在投给《华盛顿邮报》的一篇署名文章中表达了这样的忧虑。他指出,中美贸易战一旦真正爆发,必将严重破坏二战后所形成的基于规则的多边体系。中美之间的竞争是预料中事,但竞争是不是在相互依存和大家接受的国际规则范畴内进行,结果会是迥异的。

过去几天,中美之间剑拔弩张的局势似乎稍有缓解,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日前忽然表态,声称愿意到北京磋商经贸问题,而中国商务部迅速对此表示欢迎。双方是否就此找到了下台阶,我们也许只能拭目以待。但若就美国的既定战略来看,这场大象之争,也许不太那么容易收场。作为小草或蚂蚁的国家,长远之计,还是得团结起来,自求多福。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