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杰,林翔程:终身护保:社会安全网的持续革新

字体大小:

定于2020年推出的终身护保(CareShield Life)是乐龄健保(ElderShield)计划的加强版。

第一项重大改进是每月的赔付额增至600元,严重残障者可获赔付额至终老。鉴于每10个新加坡居民就有三人的残障情况可能持续至少10年,与每月赔付额为300元或400元,且赔付期只有五到六年的现有乐龄健保计划相比,这个新计划显得更为合适和让人更加安心。撇开预测数字不谈,我们的社区和家庭正在老龄化,并可能需要长期护理的帮助,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终身护保计划在2020年推行时,首年的每月赔付额为600元,这笔现金旨在满足广大国人的长期护理的部分基本需求。不过,乐龄健保检讨委员会提出了一项较为独特的改进建议,即赔付额会逐年增加,以确保其实际价值。每年2%的涨幅将足以应付我国的核心通胀率。终身护保也具备防止破产或滥用的保障机制,因为它将是一个由政府管理的非盈利计划,所收取的保费均会惠及保户。

未雨绸缪

终身护保和乐龄健保等计划的供资方式大致可分为两种——现收现付(Pay-As-You-Go)与预先付费(pre-funding)。

根据现收现付的方式,当前的劳动适龄一代会承担年长受益人的赔付额,而这是建立在财富的定向流动将延续到后代的理解上。这个代际契约允许计划一开始就发放赔付额。如果有大量能持续为年长受益人提供资金的劳动力,这个方式就能顺利推行。

然而,从长远来看,这个方式在我国可能是不可持续的,特别是考虑到我们的出生率下降,导致劳动力老龄化和萎缩。

另一方面,预先付费是每一代保户为他们自己的长期护理需求买单,并可以将代际转移减至最低限度的一种方式。

预先付费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如终身护保或乐龄健保,会提前几十年向在工作的保户收取保费,并进行投资。保费汇集而成的累积基金,会随时间的推移获取投资回报,而这个累积基金将用于支付日后提出的索赔。

至2017年,现有的乐龄健保计划已收取了33亿元的保费,其中有约1亿3300万元的索偿已经支付。乍看之下,这个数字令许多新加坡人感到担忧,但事实上,我们还未经历整个索赔情况。虽然我们正步入老龄化的社会,但我们还未感受到其全面影响。乐龄健保的保户年龄中位数是52岁,而严重残障的情形通常会在70岁以后发生。这意味着,大多数乐龄健保保户仍处于预先付费年龄,并正在为他们未来的长期护理需求做准备,只有一小部分保户在较年轻时提出索赔。

在总体水平上,当保户还年轻时,该计划所收取的保费将显得相当可观。但随着一代保户步入老年,他们将开始从预先支付的保费中受益,因为他们有更多人会变得严重残障,并利用他们共同建立起来的保障。

终身护保所面临的挑战

终身护保所面临的挑战依然是估计赔付额。精算技术和统计数据虽有助于估计赔付额,但随着所收集的新数据更多和医学的进步,我们可以预料这些估计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而改变,从而影响对预期索偿额和残障情况持续多久时间的预测。尽管我们无法准确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但定期更新统计数据和适当的杠杆,将使政府能够调整这个计划的参数。

终身护保包含了有助于确保其持续性的功能,特别是调整保费和赔付额的能力。监测终身护保的运作,并把寿命与残障的趋势考虑在内,同时及时调整计划的蓝图,是它取得成功和有持续性的关键。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乐龄健保检讨委员会建议成立一个独立的终身护保理事会,在就现行计划的管理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见时,也考虑到新加坡人的负担能力和持续能力,包括假以时日在获得更全面和更清晰的数据时,灵活调整保费和赔付额的参数。例如,如果出现残障赔付额低于原先预期的情况,终身护保存在提高赔付额或减缓保费增幅的可能性。无论是采纳哪一个决策,或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都是政府可能须要作出的决定,而在这里,掌握最新的数据及相关资料会很有帮助。

关于未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充满了变数。因此,我们更有理由做好充分的准备。无论是面对残障、与年龄相关的行动不便,还是衰老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在协助新加坡人为长期护理需求做好准备方面,终身护保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作者郭文杰与林翔程分别是普华永道亚洲精算咨询服务(PwC Asia Actuarial Services)的首席养老金顾问和总监)译者:黄金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