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走到今天

李显龙总理在2018年国庆前夕发表的国庆献词,跟以往多年的献词有个明显的不同点是,今年谈民生课题的语言更加平民化,甚至还用了孙燕姿2002年演唱的国庆歌曲《一起走到》,为其一年一度庄重的献词画上一个轻松的句号。

民生说到底还是“衣食住行”,在住方面,新加坡的成就长久为世人所称道,但是,它在我国却一直是个受关注的课题。社会的老龄化,年轻人的价值观改变,期望值提高,使得政府的组屋政策“走到今天”仍不停地接受时代的挑战。

今天的组屋区都各自“城镇化”,每个组屋区就是一个城镇,有完备的设施,80%的人口一直以为自己是组屋居民,事实上,我们都是不同城镇的居民。“城镇化”之后,国人却又思念起古早时的甘榜生活情趣,于是乎组屋区里如何注入甘榜元素,是过去10多年来组屋政策积极探讨的课题,在组屋楼下辟设小果园,更在不同组屋区掀起跟风。

所谓的甘榜生活,更实在的是精神,一种彼此守望相助,亲密互动的生活模式,但不容易复制。对此,政府找到答案了吗?李总理此次特地选择在海军部村庄(Kampung Admiralty)录制国庆献词,看上的就是这个“村庄化(甘榜化)的新型组屋区”,以此作为背景传达以创新概念发展未来组屋区的未来理想。

在兀兰的海军部村庄,是特别为乐龄人士而设计的。这里的设施,包括超级市场、医疗中心、社区花园、托儿所以及熟食中心;这里的组屋都安装了扶手和防滑地砖等设备,让乐龄人士住得舒服、安全。其实,硬体方面,兀兰的海军部村庄有的,其他新型组屋区也有,这已经是新时代下的硬体设施标准。

根据总理的海军部村庄日常生活描述,如说这里另外成家的年轻父母与老一代父母为邻,早上把孩子送去托儿所,过后由老人家接回家。老人家可以打打太极,在社区花园种种花……总理用了不少笔墨的场景描述,用在其他新型组屋区也很贴切,对新加坡人并不陌生。总理形容海军部村庄是一个“现代甘榜”,代表了未来组屋的新模式。他说:“我们的社会逐渐老龄化,需要这种模式的组屋。这个设计也能促进居民之间的互动,使它们成为一个富有活力的社区。”总理对组屋新概念所用的语言文字,很早以前便是新加坡的政策思路,不让老一代的组屋区因为年轻人口的搬走而老化,而变成贫民窟。相同的话,不同时代不同语境听来有其似曾相识之处,但总理强调,“海军部村庄体现了政府如何帮助国人缓解生活费的担忧,尤其是医疗保健、教育和住房的开销。政府将继续维持高素质的公共服务,并确保这些服务都是人们负担得起的。这是我们50多年来的治国作风,能够有效地帮助国人应付生活的挑战,特别是让较低收入的国人得到更多援助。”海军部村庄作为“现代甘榜”的样板,国人也许应该抽空去那里考察考察。总理这次强调“创新”,让我们对未来组屋生活留下许多期待。

建国53年,走到今天,我国经济已经进入稳步增长的阶段,即使是每年维持3%到3.5%之间的增长也不是理所当然的。建国初期的发展是为满足国人的基本需求,今后的发展是满足国人不断提高的期望。硬体设施在一切完备的基础上继续提高,可能比当初的百废待兴还要困难。

政府不断在塑造一个适合养儿育女的宜居环境上加大投资,还加上名堂众多的奖励生育配套,最终就是希望年轻一代在人口替代这回事上好好表现。然而,从人口出生率来看,政府的一切积极作为,似乎都没有得到回报,生死注册局上个月公布的2017年度生死注册报告显示,去年的新生儿人数(3万9615名)还是比前年跌了4%,是过去八年来最低的。总生育率也从过去多年的平均1.2跌至1.16,远低于人口替代所需的2.1。新加坡的人口出生率在全球已经是掉尾了,人口危机严峻,“奖励越多生育越少”,对新加坡这个一直在求取进步的国家是个讽刺,也是一个现代化之谜。

社会老龄化,加重政府的开销,年轻一代纳税人最终是要负起更重的担子。我们的组屋区的一切改进,不断创新是围绕着一个老龄化社会需求的主题。新型组屋区即使从硬体方面看来有活力,但却不能反映出国家的真正活力。国家的活力来自年轻化的人口,而不是不断完善的养老设施。新加坡的组屋一直“创新”,一直为打造一个未来的老人天堂而努力,总有一天,老人高兴“带带孙,打打太极,种种菜”的美好画面也会走到尽头。

今天的老人,政府还照顾得起,尽管还有些不周到的地方,老人还是对生活费啧有烦言。但今天的年轻人,未来的老人,以后的政府是否也有能力照顾他们,这也许是年轻人应该思考的一个角度。建国53年,走到今天,是年轻人思想创新,增产报国的时候了。

(作者《联合早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