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浩:解读美国组建“太空部队”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五角大楼正式对外宣布:希望在2020年前正式建立美军第六兵种“太空部队”。(法新社档案照)
美国副总统彭斯在五角大楼正式对外宣布:希望在2020年前正式建立美军第六兵种“太空部队”。(法新社档案照)

字体大小: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圣迭戈密拉玛空军基地(Miramar Air Base)发表演讲时,首次透露组建“太空部队”设想。5月初,他在另一个颁奖典礼上再次提出要“增设太空部队”。到6月18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国家太空委员会代表后,突然对在场记者说,已经指示国防部筹建太空部队,让一众记者哗然。

8月9日,副总统彭斯在五角大楼正式对外宣布:希望在2020年前正式建立美军第六兵种“太空部队”,并毫不掩饰地表明“美国不仅要在太空继续存在,而且要主宰太空”。美国组建“太空部队”计划大幅提速,把矛头直指中俄,究竟有何考虑?面对美国行动,中俄未来展开太空合作存在哪些挑战?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表面上看,美国加快组建“太空部队”是要抢占太空霸主地位,但实际上,这是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对国内政治、战略与军事三大领域统筹部署,是对中俄太空加强合作的警告讯号;当然,也是美国向世界再次毫无掩饰地展现其拥有绝对综合实力的重要一环。

特朗普在其8月9日的日记中开诚布公地表示,“让美国再伟大,就是要让美国贸易再伟大、美国边境再伟大、美国军队再伟大;而让美国军队再伟大,离不开美国太空再伟大”。此番话已清楚道出特朗普把美国重返太空霸主地位,列入“美国再伟大”计划之中了。

特朗普曾多次抱怨,过去美国有过辉煌的太空历史,如登月、航天机、哈雷望远镜、国际太空站和“火星生命探索计划”……但由于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耗尽了美国财力,以至于美国难以在太空开发方面再创辉煌,而恰恰在过去的十多年间,中国在太空领域取得长足进展,取得一系列重大成就。美国不单只是不寒而栗的危机感在加剧,更重要的是中国追赶的步伐正在逐步加快、而且实在太快。美国的“再伟大”不能输掉“太空再跃进”。

诚然,特朗普并不担心美国在太空科学探索方面的优势,他最担心的是太空军事安全问题。这种担心似乎也不无道理。

且不说俄罗斯在太空军事方面的成就,中国早在2007年1月曾成功发射一枚反卫星导弹,击中自己的一颗废弃气象卫星,让西方国家刮目相看;今年8月3日,中国军方成功发射高超音速飞行器“星空—2”,而“高超音速飞行器”的高速(音速的五倍或以上)和机动性,通常被认为可以突破任何导弹防御系统。

“星空—2”穿行速度达到了6马赫(音速的6倍),约30分钟就可飞抵太平洋彼岸,这大大震惊了美国朝野上下。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海腾(John E. Hyten)随即在一次演讲中声称,中国、俄罗斯不是美国的朋友,他们“正冲刺发展高超音速武器,这是美国目前无法防御的威胁。”由此把中俄“太空威胁论”推上了顶峰。

针对中国太空军事发展计划?

实际上,美国军事情报界一直高强度监视中国的太空军事发展计划。2017年3月,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曾刊登长文,披露“中国军方正在开发强大的激光武器、电磁炮和高能微波武器,以用于未来在太空中攻击卫星的‘光战争’”。文章甚至认为,中国制造“定向能武器”的努力旨在削弱美国的太空战略优势,即由情报卫星、通讯卫星和导航卫星组成的指挥网络,瘫痪美军的远程侦察、预警和打击能力。

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还多次邀请专家进行听证,为五角大楼制定相应政策提供依据。例如,美国“智库”国际评估与战略研究中心的中国军事专家理查德·费希尔(Richard Fisher),就曾参加过这类听证,并透露“中国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制造一个5吨重的化学激光器,放在低轨道上用作可以摧毁卫星的作战平台。如果得到军方资助,到2030年将可以部署摧毁卫星的激光武器”。他甚至说,一旦中国军方获得这种优势后,“作战空间站”就可以对美军卫星发动打击,让美国无法发现或预警可能对美国本土发射的任何导弹。

另一名美国“太空法律”律师迈克尔·利斯特纳(Michael J. Listner)早在2013年就在美国《太空安全杂志》(Spacy Safety Magazine)发表文章,预测中国将在未来数年内在“定向能”设备方面取得实质进展。他说:“这种设备适用于反卫星武器计划、弹道导弹防御、海军舰船定点防御和战地应用等。一旦中国开发基础技术,其军事运用和非军事用途将潜力无限。”

从美国国内政治上看,特朗普的另一重大考虑是为2020年总统大选做准备。他在同篇日记中写道:“为了连任,我等不了五年……我这样做就是为了助选,帮我赢得2020年连任。”

特朗普上任后,一直通过大幅度增加国防军费、改善军人(包括退伍军人)待遇等措施拉拢军工企业和军人社团巩固选票。按其设想,到2020年完成太空部队组建,也恰好为他竞选连任再添政绩,届时贏取更多支持几乎是水到渠成的事。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特朗普组建“太空部队”绝非是纸上谈兵,而是已经有非常具体的计划和路线图了。当中包括:在未来五年投入至少80亿美元,力争2020年完成太空部队组建、设置专责监督太空部队组建工作的“国防太空事务”助理国务卿、成立负责独立采购军事设备和技术的“装备采购办公室”、重新规划空军职权,把保护卫星安全等任务转给太空部队、发展壮大“太空经济”和太空军工企业,以便雄踞未来全球航天产业链绝对优势,甚至连军服和军衔的设置都已开始进行了。

面对美国的迅速行动,中俄怎么办?

中俄两国在太空领域的合作历史悠久。在苏联时代,中国的火箭运载技术基本上是学习苏联的。尽管上世纪50年代末中苏关系交恶,但如果没有苏联专家的早期帮助,中国火箭、卫星技术或许还要摸索更多时间。在航天载人飞行方面,中国的航天员也是在俄罗斯航天基地接受基本训练。中俄航天领域的技术合作,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列明在双边航天科技发展规划中了。

有趣的是,就在特朗普宣布成立“太空部队”后,俄罗斯“航天国家集团公司”(State Space Corporation Roscosmos)宣布,将与中国国家航天局在2018年至2022年的俄中太空合作大纲中,增加月球研究开发项目。在此之前,俄航天集团与中国航天局就已经在地球遥感、导航通讯卫星和太空垃圾回收等领域展开合作。

此外,在8月初中国成功发射“乘波体高超音速飞行器星空—2火箭”后,有俄罗斯专家对媒体表示,中国“参照了俄罗斯‘先锋’高超音速综合系统”,而“先锋”综合体目前被用于Ur-10UTTX液体洲际弹道导弹上,未来新型“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同样将采用“先锋”综合体。

俄罗斯专家的言论有两层“潜台词”:要么是中俄联合开发了高超音速飞行器,要么也或是中国又“复制”了俄罗斯的技术。但无论是哪层意思,中俄显然正不断加速、深化在太空技术方面的合作。

笔者注意到,中俄在涉及军工领域的合作有个显著特征,即有互补、也有竞争。“互补”是中俄各自掌握的技术各有所长,而中国有雄厚的资金支持,这比俄罗斯面临西方经济制裁下,国防科技及军工业整体面临捉襟见肘的困境要强太多。但在核心技术开发方面,中俄相互保密、相互竞争也是司空见惯。特别是用于市场营销的常规武器装备、航空航天产品,双方竞争则更加日趋激烈。

从当下看,尽管俄罗斯空军超高音速巡航导弹“匕首”(实际上是改良过的“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已经进入战斗执勤,但与中国“星空—2”飞行器比较来说,前者不仅体积太过笨重,而且无法像“星空—2”飞行器那样,不仅可以在低轨道变轨飞行,还可以更为灵活地搭载不同类型的弹道导弹。

由此看来,中俄如果整合各自的技术进行共同研发制造,不仅可以节省时间和经费,而且也可以大大提高超高音速发射器的实际性能。合作空间是巨大、可行的。

总而言之,美国加快组建“太空部队”将迫使中俄连手合作予以应对。在美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后,中俄也曾连手反制。尽管中俄深度合作还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但两国高度契合的反美战略意图,终将促成两国太空领域的实质合作。

(作者是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