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启政:斯里兰卡:“一带一路”国家政治风险教科书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继因为无力偿还债务而被迫将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的控制权转至中国后,斯里兰卡又因为陷入政治危机、解散国会而再一次受到国际注视。观乎斯里兰卡自独立以来的发展,彷如一本活生生的政治风险教科书──所谓政治风险,指的是会左右投资环境的政治行动(political action),国家政府通常都是政治风险的主要来源。


事实上,不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涉及不同程度的政治风险,极有可能得不偿失,这也是西方观察家质疑中国大举投资这些地方,并非单纯经济活动、而是涉及政治考虑的原因。因此,我们不妨以斯里兰卡作为切入点,一探“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涉及的各种政治风险。


恐怖主义/内战
最显而易见的政治风险是武装冲突,内战、极端宗教主义、恐怖袭击等也广义地包含在内,而斯里兰卡内战,恰好包含上述大部分元素。斯里兰卡前称锡兰,当地人主要信奉佛教。但自从被英国殖民后,大量来自印度的淡米尔人迁到当地做劳工,埋下“文明冲突”的种子。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斯里兰卡政府开始推出种种针对淡米尔人的政策,例如把僧伽罗语订为官方语言、将佛教列为国教等,都令淡米尔人的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结果在1976年,普拉巴卡兰(Velupillai Prabhakaran)就成立了淡米尔之虎,决定以武力手段争取在北部和东部独立,随即展开了历时26年的内战,造成多达10万人丧生。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