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曦:中期选举后美国政坛开启“混乱之治”

订户
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民主党重夺众议院控制权,共和党守住了参议院。(新华社)
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民主党重夺众议院控制权,共和党守住了参议院。(新华社)

字体大小:

在选前,民主、共和两党都以罕见的政治动员力度唤起选民的支持,催票促选的活动应接不暇。特朗普本人更是亲力亲为,连续多日以极高频率为共和党的关键候选人巡回站台。如今,任期内众议院控制权易手的局面已经形成,选举的悬念虽然终结,但美国政治的“混乱之治”才刚刚开始。

胜负何如?

一场在高度撕裂的政治环境下展开的选举,胜负是很难简单根据席次变化来判定的。由于中期选举的机制问题,参议院改选的席次只占三分之一,民主党很难拿下全部席次,因此选前外界普遍认为,共和党仍将稳定控制参议院。但选举之后民主党已在众议院掌握多数,因此才会出现特朗普和民主党分别宣告“胜利”的局面。

由于两党分别控制两院,涉及财政、金融、国防等重大领域的问题,恐怕都将成为两党对立的战场,以当前美国两党对立的程度之深,国会可能面临失能的风险,其危机效应将不可避免的外溢到经济社会的各个层面。

奥巴马政府任内,国会两党对立,互相以杯葛政府拨款相要挟,引发预算危机,导致持续半个多月的联邦政府关门。联邦政府不得不给非核心部门的雇员放假,奥巴马甚至给部分联邦政府部门签署特别支薪令,以维持军事、外交等机构的正常运转。而中期选后的国会陷入空前严重的分裂,预算危机很有可能卷土重来,冲击美国脆弱的经济复苏前景。

比起预算危机这柄悬在联邦政府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离岸金融市场对分裂国会的反应则更加直接。国会选举结果出炉后,隔夜美元指数应声急跌,国际金价随即上涨,显示出市场对美国经济复苏前景的担忧。美国始终同时存在两个赤字——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特朗普上台后高调宣称缩减贸易赤字,对财政赤字却有意回避。

减税和增加军费虽然有经济增长的支持,但增加政府开支意味着政府需要继续在高位维持发债的规模。在近一年来美国长期国债的减持力度扩大、增发国债的拍卖头寸和价格都持续承压的条件下,特朗普继续扩大财政赤字的行为,恐怕很难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继续得到支持。

大乱之后难有大治

另一方面,此轮2007年以来最长的复苏周期,支撑因素就是宽松的货币环境和供应链支撑的消费品低价。今年以来,美联储加快缩表步伐,已经收紧了货币供应的闸门。共和党的选情靠经济复苏提振,如果经济复苏势头戛然而止,共和党很难从民主党控制的国会获得刺激经济所需的立法支持,这无疑将威胁到共和党和特朗普的选情。从这个意义上说,撕裂日益加重、治理持续失效,亟待权力整合的美国国内政治,是中期选举的输家。

选举之前,人们期待中期选举终结当前美国政界的混乱局面。然而选举并没有弥合社会撕裂或者消除政治极化,而是将两党对立的层级和烈度再次提升。选举并未成为乱局的终结,而将成为大失序的开始。重新夺回议程的民主党不会坐视特朗普的滥权,包括通俄门、税单门在内的、围绕着特朗普及其身边人的一系列调查预料将加速。失去议会为执政背书的特朗普会变得更驯服于建制派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早在选前,媒体已经披露出特朗普急于摆脱的阁僚名单,其中包括已经去职的原司法部长塞申斯,以及被传将要去职的商务部长罗斯,他们要么是无法不加保留的执行特朗普的政策,要么因为个人污点容易成为民主党主导的国会调查“猎巫”的靶子,可能会危及特朗普的执政地位。所以特朗普决定先下手为强,摆出了战斗姿态,扎紧内阁人事的“篱笆”,也进一步强化了对内阁成员的控制。虽然新当选议员尚未履职,但“府院之争”的火药味已经开始扩散。

同样可能陷入混乱的,还有美国的对外政策。从朝鲜半岛到红海沿岸,从中东到北非,特朗普掌控的美国外交政策都打下了自己的烙印。外界关注的是特朗普的一意孤行,但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对总统行为的背书也是重要条件。朝鲜半岛的南北双方互动热络,但特朗普和金正恩的第一次会面缺少实质性共识,第二次会面前景也因中期选举的结果而增添了新的变数。

按照民主党划定的对朝政策基调,CVID(永久、可核查、不可逆的去核化)必须实现,才能够探讨解除对朝制裁,而这也是当前特朗普推进的对朝接触路线的红线。在民主党掌握众议院后,特朗普将很难给朝鲜任何实质性的承诺,美朝的接触和谈判有陷入僵局甚至破局的风险。

与朝核问题陷入相似困境的,还有特朗普在中东推行的围堵伊朗的战略。在今年5月份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时,还是众议院少数党领袖的南西·佩洛西表示:“总统决定履行其被误导和不知情的竞选承诺,破坏成功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让全球安全置于危险之中,让人无法理解。”在退出正式生效的11月份,欧洲已经明确表态将继续履约,并对美国的制裁进行反制。

看重“大西洋联盟”的民主党人,本就不支持美国单方面撕毁伊朗核协议,如今在欧洲一致的反对声浪中,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或将重新检讨美国在伊核协议中的地位和作用,而非一退了之。无论是对抗还是磨合,可以预见的是,明年上半年美国政治的主轴将主要向国内聚焦。在立法层面,分裂国会将限制总统对外政策的腾挪空间,许多特朗普还没来得及展开的外交蓝图,前景恐难预料。

“小趋势”与“大博弈”

曾任克林顿夫妇选举顾问的知名战略咨询专家马克·J·佩恩(Mark J.Penn)曾在2007年出版了一本名叫《小趋势:决定未来大变革的潜藏力量》(Microtrends: The Small Forces Behind Tomorrow's Big Changes)的书,成功预言了未来十年中少数族裔、移民、LGBT族群(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去工业化等社会因素对美国政治格局的重塑。

作为民主党候选人的选举顾问,他乐观的预言,这些将美国导向多元化的变化,会对支持多元化的民主党有利,但也同时谨慎地提出,要防范同样潜滋暗长的保守派力量。10年之后,在美国的选举政治再次站上十字路口之后,这本书中的预言成为了现实。美国政治的基本盘发生了对民主党不利的改变。

随着社会撕裂的扩大,在2016年大选中占比一度超过40%的“不投票”人群遭到了严重挤压,而这一部分中间派的萎缩所带来的,是政治缓冲地带的消失和越来越尖锐的左右对抗。民主党选前的政治动员和催票体现在选票上,取得的效果较预期的更小,这反映了自由派的选民结构和政治主张变得更加多元和分散,在碎片化的自由派内部,传统的政治动员对凝聚政治共识和带动投票意愿的穿透力越来越弱,是自由派藉由选举机器参与政治所要面临的课题。

另一方面,庸俗化和民粹化对保守主义的“劫持”之势不容忽视。2009年的新茶党运动,代表了民粹主义和保守主义在草根阶层的相互呼应,但没有引起当时风头正劲的民主党足够的重视。特朗普的横空出世,成为以茶党为代表的草根新保守主义的旗手,最终被反建制派民粹主义势力抬进白宫。

可以说,特朗普的当选反映的就是美国国内保守主义,特别是草根保守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合流趋势。毕竟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博弈中,获得最多选票才是核心利益。特朗普利用这条捷径入主白宫,民主党也不能免俗,开始向民粹主义做出让步。最终将特朗普主动拥抱甚至有意识地挑动对立,以制造敌意、扩大分歧和妖魔化外部环境的“卸责政治”,转向更加恶质的“谄媚政治”。

当政治极化达到临界点时,制造和利用对立就成了博取选票的捷径。民粹主义通过选举机器对政治的异化和毒化,“所有人反对所有人”的对抗政治,是美国政治保守主义传统庸俗化的表征。在未来的权力整合与重组中,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很难在这股庸俗化的大潮中独善其身。民粹主义对传统政治的裹挟和劫持,或将成为美国政治生活的长期趋势。

(作者是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博士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