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新加坡的国家精神

订户
即使出生在华南,初到新加坡以后,我还是经验了不少与大中华地区颇为不同的文化冲击。(路透社)
即使出生在华南,初到新加坡以后,我还是经验了不少与大中华地区颇为不同的文化冲击。(路透社)

字体大小:

即使出生在华南,初到新加坡以后,我还是经验了不少与大中华地区颇为不同的文化冲击,其中一点就是新加坡人对于规则与法律的尊重。

记得多年前我与教学秘书去柬埔寨出差,回来时搭德士先回学校,然后就让司机顺道载秘书回家。次日秘书来签字报销时就告诉我,报销的是到学校这一段的车费,他回家的后半段会自己支付。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